台北市政府最近猛打廣告,台北市要在2010年主辦國際級的盛事——花博,對岸,上海市也在2010年要辦世博,端出來的不只是廣告文宣,還有願景和規劃藍圖,這是一場城市的競爭,也是遠見的競爭。台北準備好了嗎?

走在奇特的圓形建築物中,陳舊的牆面,看得出歲月的滄桑,今天的下午2:30開始,這裡的活動有閣牙葡公司的葡萄酒評鑑、阿羅科咖啡公司的公平貿易咖啡品嚐、珍古德基金會「根與芽」的保護環境與動物,以及雪茄客的雪茄文化之旅。拾旋轉的階梯而上,這棟4層建物像是一個巨大的迷宮,頂樓是一大片玻璃構成的舞台,可以當作時裝秀場。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建物?

這棟建物被簡稱為「1933」,位於上海虹口區沙涇港、浦虹港兩條水系交匯處,兩幢洗石子外牆的建築物,標示著「1933老場坊(1933 Old Mill)」,是1933年由英國建築師巴爾弗斯設計,原來是上海工部局的宰牲場(屠宰場),外面東南西北四棟,包圍著中心的圓形建物,當年是現代化的屠宰場,可以處理3千頭牛、羊、豬。後來被廢棄了,直到2006年,被上海市創意產業中心選為第三批的創意產業集聚區,讓這棟原來已經被遺忘、廢棄的屠宰場,一夕間成為上海十里洋場中最時尚的場所。2008年10月底開始對外營業,在此之前已經辦了數場國際名錶、時裝發表會,讓世人為之驚奇。1889年創立的法國著名麵包店Paul也進駐了(在大陸叫保羅貝香,台灣叫保羅麵包,在台北市仁愛路、敦化南路間有分店);蘋果電腦、法拉利車主俱樂部,以及知名的雪茄公司、蘇浙匯餐館,也都選在1933落戶,一下子帶動了原本死氣沈沈的虹口區,跟著和2010世博掛鈎,立即成為上海的新亮點。

這當然不是上海第一次讓人驚奇。1997至2001年,來自香港的羅康瑞,領導瑞安集團把舊上海民居「石庫門」改造成「新天地」,創造了新的上海商機與時尚,世人矚目;台灣的建築師登琨艷90年代去上海,改造了蘇州河的舊倉庫,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世界建築文化遺產保護獎」;今天他又在舊的上海電機輔機廠,開發「濱江創意產業園區」,成為2010年上海世界博覽會的一環。上海市政府經濟委員會更成立了創意產業中心,以中外合資方式建立創意產業園,把創意當成事業體來辦。

四行倉庫變身創意產業搖籃

大家所熟悉愛國故事中的「四行倉庫」,也將規劃成「創意產業園」,當年對日抗戰,謝晉元死守四行倉庫的悲壯故事,將成為新一代創意產業的搖籃,這是70年後一場沒有硝煙的產業戰爭。

再過400天,上海的世界博覽會即將開幕,街頭巷尾都可以看到上海世博會的吉祥物「海寶」,雖然從美學、創意上不太考究,但鋪天蓋地的宣傳,讓任何一個走進上海市的人,經過世博會場館的黃浦江兩岸的工地,都難逃上海世博會前的「震撼教育」。想要了解上海如何辦世博,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走進上海城市規劃展示館,一窺其意圖。
 
從上海城市規劃展示館3樓的上海市城市模型,可以看到上海市未來50年的規劃。白色的模型中有上海各區現在和未來的模型,參觀者對於未來上海的發展,可以一目了然。雖然沒有詳細的說明,但是可以看到上海人的企圖心旺盛,要把黃浦江兩岸塑造成21世紀的大都市,在這裡反而沒有口號、宣傳文字,因為擺在眼前的勝於一切。

2010上海世博會的主要建物,都已經在規劃展示館中樹起模型,有單獨介紹的,也有放在大模型中的,讓市民或外人可以想像未來的城市面貌。反觀台北的2010花博會,也迫在眉睫了,但是大家了了沒?

登琨艷的師父漢寶德在今年9月13日的聯合報發表一文「審慎利用花博,再造台北形象」,其中經典的一段話:「我在網路上找不到規劃圖樣,沒有配置圖,當然更沒有設計構想圖。是誰在負責推動這樣大的案子?誰去聘請建築師?在永久性設置上,設計案誰可以代為拍板定案?我找不到任何資料。自今天到2010年不過一年多的光景,這些永久性建築來得及設計、建造完成嗎?老實說,我真的擔心起來了。說起來,我還是市政府的掛名顧問呢!」就連文化建築專業知名的漢師父都搞不清楚的花博,小市民又如何對了解台北市將耗資百億的花博會呢?

天母社區商會希望藉由花博會來為天母社區的美綠化做一點事,可是從年初和市府聯絡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台北市政府準備要天母扮演什麼角色,讓天母社區商會的成員頗為失望,決定要自力綠化,讓天母也能亮起來。

沒有願景的城市,沒有願景的國家

1992年,登琨艷在他的《失憶的城市》中「讓人羞愧的台北都市建築」一文寫道:「全世界實在很難找到一個地方像台灣一樣,建築這麼蓬勃興盛,不但平地建滿了,山坡上也建得滿山遍野,可卻拿不出一個區域甚至一幢建築物能向外國人炫耀,這個問題出在哪裡呢?」

然而台北的天賦卻是世間少有的,台北有山,有河,有海,在30分鐘內就可以到山水間享受自然的樂趣,上天的厚待,台北人卻報以最醜的建築物,讓大家看到的是醜陋的市容。難怪登琨艷遠走他鄉,到上海反而能一展身手。

在台灣所謂的「創意市集」,還是像辦家家酒一樣,少了美學、手感經濟的素質,缺乏長期、有系統的經營,沒有產生市場機制,只是一窩蜂的熱鬧。天母也有所謂的「創意市集」,結果成了周末的地攤聚集,雖有人潮,但沒有文化的內涵,也成為天母沒落的象徵之一。

台灣的建築都在炒地皮、扭曲的都市計畫中蓋起來的,就以最近完成的內湖科學園區,道路完全沒有章法,進去必定迷路,是誰做出的「傑作」?再加上各式各樣的違章建築、屋頂加蓋、二次施工,以及沒有管理的招牌廣告,到沿路亂貼的小廣告,把台北市容徹底毀容。

台北市政府能拿出未來50年台北市的都市模型嗎?天母人知道未來50年天母會變成什麼樣子嗎?2006年底,我們曾拿這個問題訪問各市長候選人,郝龍斌告訴我們,他無法講未來台北市會變成什麼樣子,也無法談如何規劃。坦白說,我們選出了一位沒有城市願景的市長。

台灣惡質的選舉文化,選舉只要靠抹黑、造謠,製造醜聞,這樣誰也無法把選舉拉到最重要的「願景」與「執行」上,就算有華麗辭藻包裝的政見,當選後,可以立即不認帳,就算「誠實」如馬英九者,兩手一攤,告訴老百姓當初競選承諾的633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如果政治是商業,這些政客早就要被詐欺罪送進大牢了,但在政治上,詐欺是合法的!

身為一個文明的市民,還能縱容沒有願景的政客多久?沒有願景的城市,沒有願景的國家,在這世界上還有立足之地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anmu2009 的頭像
tianmu2009

天母合眾國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