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河彎》是社子地區的社區刊物,每個月一期,今年4月出到第25期,和《天母合眾國》歷史相當,刊物的名稱來自地方上兩條河彎,基隆河和淡水河,主要的負責人宋旭曜的心思意念總是在雙河彎的美麗與哀愁之間擺盪。他有時候喜,有時候愁。

雙河彎由社子文教基金會出版,基金會1993年成立,是宋旭曜的家族和一同經營建築業的股東共同成立的,當初的想法單純是回饋地方,因此最早做的是成立地方圖書館和設立獎學金,直到兩年多前才開始發行雜誌,由基金會出資,委託股東的關係企業馥林文化代編(雜誌部分內容是出版訊息),除社子地區外,並透過金石堂書店發行到各地。目前每期印製8,000份,免費取閱。

宋旭曜原來從事機電生產,因家族需要而返鄉服務,他希望大家不要以為社子只是低窪地區,會淹水,而是能認識社子的美、社子的文化。因緣際會,他也從當里長的總幹事,到自己出馬選里長,目前是永倫里的連任里長。

宋旭曜對社子的構想說不完,他說,他有很好的地方團隊,許多是老師,為自己的里出力,不難,難的是社子地方有10個里,他都在跑,為的是建立共識,一起發聲,才有力量。他最想的,是順著社子的本來面貌,活化社子的親水資源。
 
他曾經給馬市府簡報,幸虧研考會一直在追蹤,再加上他東奔西跑找人幫忙,雖然歷經波折,但最近市府終於要在地方兩所國小前建路橋,讓居民可以跨到河岸去。不誇張,社子明明在水邊,但這些年因為水患,堤防愈搭愈高(7公尺高),而且沒有路橋,可以讓居民走到河邊。

宋旭曜回憶他小時候的社子,河裡是毛蟹,真的可以「摸蛤仔兼洗褲」,岸邊的咸埔草長得一個人高,可以編蓆子、做繩子,淹水頂多淹到膝蓋。後來因為建石門水庫需要洩洪,社子開始淹大水,堤防也愈建愈高,毛蟹、咸埔草當然早就沒了。夕照也成宋旭曜夢裡的風景。

人可以走到河邊接近水,只是第一步,宋旭曜說,接下來是河岸的綠化,親水資源的活化。為什麼重陽橋不可以弄個空中咖啡屋?社子沿岸都是抽水站,為什麼不能把招潮蟹放在抽水站上,建立當地的地標?宋旭曜每天都在想。他也在想,有更多人加入他,讓社子重新美麗起來。

《雙河彎》4月號的編者的話裡寫著,雙河彎號稱社子的社區刊物,但對時事和現實生活的論述還沒著到邊,以後會朝向更多時事論述努力,希望鄉親們把對政府的期望、建設家鄉的願景都說出來。(註:文中還舉《天母合眾國》為範例,這點讓我們汗顏,但還是要用力的祝福他們,一定要比天母合眾國做得好,做得久。)

想看看雙河彎雜誌嗎?可以去金石堂書店找找,或是去電:永倫里辦公室2816-920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anmu2009 的頭像
tianmu2009

天母合眾國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