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母一向被認為是台北市最有特色的生活社區,在未來會發展成什麼面貌?天母人不知道,恐怕也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全台灣的都市發展,都是走一步算一步,沒有長程規劃,市民更無法參與,只能被動的接受。上海人民廣場有一座「上海城市規劃展示館(http://www.supec.org),中外人士到那裡,可以很清楚看到上海的過去、現在,以及未來的模型,讓大家對城市未來的發展始末,有個清楚的概念。上海能,台北能嗎?

Tianmu Sports Park Is Disappearing!

The Tianmu Sports Park will become the campus of Taipei Physical Education College, a 17 stories education center building in now under construction. This will bring disastrous impact on Tianmu’s natural and living environment. One of Tianmu residents’ favorite spot will be gone. Last year local residents got organized against this new project with 24,000 signatures petition. One civilian group claims that Taipei City Government violates several laws and regulations, such as Land Law, Environment Impact Assessment Law and Urban Planning Law, and the following legal actions are taking place.

消失的地平線,天母的天空線與地平線將會因台北市立體育學院進駐而改觀

最近台北市發生了許多令人匪夷所思的怪事:數十年歷史的台北圓環,兩年前花了7000萬元,請建築大師李祖原,改建成玻璃鳥籠的「夜市」,今年72日結束營業;陽明山山仔后原美軍眷舍保存案,只留下了22棟大部份為美國在台協會人員在使用的房舍,其他佔地4萬多公頃,100多棟都準備拍賣,建高檔住宅區,按媒體報導,台灣銀行的高官說法是---為了滿足大陸人到台灣來投資房地產的需求;陽明山六之六保變住開發案,環境影響評估敗部復活。再加上北投纜車弊案,內政部次長顏萬進、前陽明山國家公園處處長蔡百祿被收押,顯示錯誤決策與官商勾結,就像是孿生兄弟,許多人不免要想,下一個弊案在哪裡?即使沒有官商勾結與貪污舞弊,我們就要接受錯誤的決策結果嗎?

99%天母人不知道,在台北市立體育學院的網站上早已有如下的公布:「為提升教學環境與品質,本校正積極進行天母新校區興建工作。在全校師生多年深切期盼下,業於912002)年動工興建教學大樓、932004)年動工興建體院大樓及詩欣大樓。本校預計於952006)年1月接管天母棒球場……」

換句話說,早在4年前體院就已經大興土木了,但後知後覺的天母人一小部份人到了去年底才警覺問題嚴重,因為在這個面積達168千平方公尺(相當525百坪)的運動公園,即將由「體育場用地」變更為「台北市立體育學院用地」,而且建管處早在民國89年就已經核准了台北體院起造一幢17層樓高的「教學大樓」。

去年11月,市政府公告土地變更說明會,也只有少數人知道、收到通知,但已經引起嘩然,24千多位市民聯署,反對運動公園變成體院校舍。同時也有人成立了天母台北市民權益促進會,聘請律師,對於台北市政府可能涉及違法瀆職部份,提出行政訴訟,必要時,將進一步提出告訴。

最令人費解的是,為何在土地沒有變更移轉為體院校地前,市政府就核准了大面積、高層的校舍的建築執照,這在行政程序方面,實在有商榷的必要。一位市府官員表示,這是因為市政府內部低估了天母地區居民的反應,同時也有市府內部單位便宜行事之嫌,才造成今天地方民眾反對,市政府進退維谷的窘境。

天母台北市民權益促進會表示,像這樣的重大開發案應該實施環境影響評估,雖然台北市職業訓練中心有5.8公項土地曾經在1998年辦理過環境影響評估,但不包括運動公園部份。台北市教育局承認,天母運動公園現址將是體院唯一的校區,而且沒有替代方案,現在體院建物的建蔽率與容積率都是以16.8公頃計算的,這方面的環境影響評估還沒有打算在何時送出。可是17層樓高的體院已經蓋到了3樓!

重點恐怕不是環境影響評估做或不做的問題,而是台北市根本沒有一套清楚的城市規劃方向,市長民選後,台北市出了兩位政治明星市長,陳水扁和馬英九,然而12年過去了,許多人開始懷念前市長黃大洲,他還做了大安森林公園、中華商場拆遷、捷運等深遠影響台北市的工作,如大安森林公園從原來的體育館,變成森林公園,雖然在威權體制下做的,現在看來,當初「順應民意」的政策,比現在動不動就「依法行政」的民選市長更民主,更能包容民意。 

天母人、台北市民、台灣人在解嚴了20年的今天,應該更能有自主性,透過民主程序,建立公民社會。


台北體院在天母居民強烈的反對下,甚至違反都市計畫法、土地法、環境影響評估法,悍然新建17層高的「校舍」,而且加緊趕工,意圖造成既成事實後,再就地合法


這樣的教育局如何教我們的下一代 

教育局主任秘書唐德智(左),與台北市立體育學院總務長莊林貴(右)於8月下旬接受本刊訪問。他們一再表示有相當多機會與居民溝通,但只開過一次說明會。對於1998年的環境說明書已不符合現況,可能違反環境影響評估相關法令,教育局也沒有提出變更後的環評時間表。不過莊林貴坦承,現在體院的建蔽率和容積率是以全區16.5公頃計算的。

解讀黃大洲的大安森林公園現象

從〔台北123的人物側寫 (http://dipper.myweb.hinet.net/ch19/19-1.htm)〕中,可以看到從高玉樹、張豐緒,一直到陳水扁等10位歷任台北市市長的履歷和市長任內重要的施政。

黃大洲是19901015日被台北市議員37票同意,就任台北市長,到19951225日,因敗選,成為末代官派台北市長。黃大洲任內正是台灣政治重大的轉型期,解嚴後,各種社會力蓄勢待發,街頭抗爭不斷,黃大洲任內並不被台北市民愛戴,相對陳水扁、馬英九,黃大洲拙於言詞,沒有響亮的政治口號,也沒有變裝秀,像是一位穿了西裝的莊稼漢。

黃大洲一上任就碰到非常棘手的七號公園是要體育館,還是森林公園。幾經折衝,七號公園變成了「大安森林公園」,成為台北市市區內最大面積(25公頃)的森林公園。

從現在看來,黃大洲當時的決策是非常正確的。今年初毗鄰大安森林公園的聯勤信義俱樂部土地以270萬天價標售,成為台灣地王。社會各界認為大安森林公園對當地的地價居功厥偉,如果當時蓋了體育館,恐怕沒有人會看好。這也是一個典型的環保與經濟並重的成功案例。

另一方面,原來有一尊觀音像在公園預定地內,在建公園時也引起了宗教界的爭議,黃大洲決定,如果捐出觀音像,且不得有宗教活動,才可永久保留在原地,使這個原本非常敏感的宗教對立,得到智慧的化解。

反觀民選市長以得票高者勝出,反而挾民意展現權力的傲慢,既要爭取選票,又急於展現公權力,而缺乏智慧的協商與深遠的規劃。黃大洲當年也被市民抱怨,沒有親和力,沒有魄力,政策搖擺,也曾爆發捷運弊案,滿臉豆花。但十二年後,看來黃大洲四年半市長任期對台北市的貢獻,是陳水扁和馬英九無法望其項背的。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