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月,於中山北路18123號的前美軍眷舍(白屋)被台北市文化局指定為古蹟,這是天母原有百餘棟的白屋唯一碩果僅存的,這也是天母人這50年來的共同記憶。

前美軍白屋聚落的存在,是造就天母之所以成為天母的重要原因。古名「毛少翁社」的天母,原本是一片不毛之地,後又名石角,因為地理位置因素,天母被50年代駐台美軍相中,成為二戰後台灣的一個新「租界」。天母除外,在陽明山山仔后、林口,新竹清華大學北院,台中清泉崗,台南等處都有美軍眷舍遺跡。

這些前美軍眷舍對於當地的生活、文化、民風都有不同程度的影響,其中天母是受影響最大的地區,也是今天天母被稱為具有「異國風味」的原因。如果沒有50年代的白屋群的存在,和前駐台美軍在這裡的生活起居,天母將和其他地區沒有什麼兩樣。

然而這些年白屋與相伴的綠茵草坪陸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高樓、豪宅、商場,擁擠的空間讓人透不過氣來,天母原有的風貌也消失殆盡。當初天玉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張文連女士希望保存4棟白屋,四處陳情、連署,天母人興起保存白屋的情懷,但事與願違,台北市文化局審查後,僅存唯一的一棟,供人憑弔。

植物已入侵白屋建物部份

讓人沒想到的是,「地主」台銀把這棟白屋當成「負資產」,除了租人拍攝與文化古蹟無關的偶像劇外,就任其荒廢,白屋現在宛如被子女棄養的老人,爬滿了藤蔓,隨時可能傾頹,甚至被燒的危險。當初強力動員社區保存它的張文連非常痛心,想要進行保存工作,卻遭到台銀以各種理由阻攔。

立法委員丁守中(國)、田秋堇(民)、蕭美琴(民),與台北市議員徐佳青(民)、潘懷宗(新)、藍世聰(民)辦公室代表於914日上午現勘,發現台灣銀行未達防災、防潮、防蛀等要求,應立即採取適當措施。參加現勘的居民也願意參與白屋的保存,而台銀派至現場代表行政層級不夠,而且強力抗拒民意代表與居民想要妥善保存白屋的善意,反指居民別有用心。民意代表們決定於916日下午2:00再次緊急現勘,並討論未來實際行動方案,以搶救瀕臨毀損的天母白屋。


爬藤已覆蓋白屋部份主建物。雜草叢生,垃圾隨處可見

由於9月中旬連續下雨,走進白屋發現險象環生,除了外部雜草叢生,蔓藤爬上屋頂,內部更是慘不忍睹,因為長期封閉,無人料理,白屋的屋頂處處泛出水漬,嚴重處已經漏水,木地板受到水漬侵蝕,也有白蟻蛀蝕的跡象。兩度到現場現勘的田秋堇委員表示,以她在宜蘭保護木構造古蹟的經驗,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白屋就要垮掉了,台銀應該立即整修,並保持通風,若以「報廢資產」(台銀對被列入古蹟的資產如此歸類)方式處理,將是國際上最大的笑話。

屋頂已嚴重滲水,室內潮濕不堪

積水未清,造成蚊蟲跳蚤病媒滋生,並有野貓、野狗出沒

台銀總務處林科長表示,台銀需要編預算規劃,再談整修,田秋堇立即說,這樣豈不是又要等兩三年,白屋可等不了這麼久,如果台銀不接受居民主動協助保存白屋,她不排除將經常以「現勘」方式來訪視白屋,讓白屋有機會透透氣。

立法委員丁守中認為,台銀對居民主動熱心幫忙,不但不領情,還要處處中傷關心的居民,實在是不厚道,也讓台銀的企業形象大打折扣,他會動員跨黨派立法委員,協助居民達成保存白屋的工作。然而台銀代表口口聲聲自稱「台銀是私法人」,有權處置其「私有資產」。對於「台銀是私法人、私有資產」的論調,與會者皆認為不可思議,難以想像。

田秋堇指出,財政部是台銀的百分之百的股東,台銀董事長也是政府任命的,預算也要立法院審查,台銀人員也有公務員身份,大家不可能接受「台銀是私法人、私有資產」的主張。

與會居民與民代非常擔心,台銀會做出更積極破壞白屋的行為,大家必須加把力來保存白屋。參與現勘的清華大學教授王俊秀以自身經驗為例,他曾經在3天內募集了500萬元的古蹟保存信託基金,都是來自新竹地區學校的小朋友和家長的捐款,他並強調,在英國一百多年來,有幾百個古蹟保存信託基金的個案,每一個都成功,在日本也有宮崎駿的「龍貓基金」,已經像龍貓的故事一樣,保存下了9座森林。王俊秀對於在台灣推動古蹟保存基金非常有信心,他希望天母人能夠立即展開行動,把白屋保存下來。

文資法徒法不足以自行

在天母地區民眾及公益社團反映下,天母白屋被台北市文化局指定為古蹟已將近2年,但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台灣銀行未依照文化資產保存法第21條規定辦理古蹟保存計劃,造成天母白屋殘破不堪,主管機關應依第24條逕為管理維護、修復,並徵收代履行所需費用,或強制徵收古蹟及其定著土地。或依文資法第97條處以10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罰鍰。

值得注意的是:雖有文資法的規定,但是在實務上,曾經有私有古蹟被一把無名火燒掉,所有人只被罰了3萬元、1年禁建,對於一筆上億元的土地而言,根本無法嚇阻有心人銷毀古蹟的動機。

參加現勘者都見證了白屋現在的殘破。(前排左二起)王俊秀、文海珍、徐美女,(二排左三起)胡因夢、張文連、田秋堇、陳秀惠、丁守中等

怪哉台銀,資產竟成負數

在全球一片重視地方文化資產的風潮中,台灣銀行上下把名下資產當成「負資產」的現象,可謂獨樹一幟。

一位嫻熟資產管理的外商銀行主管表示,銀行非常重視其名下資產,而且想盡辦法讓資產增值,一般對土地的處理是開發、租賃、使用,而不是拍賣(賤賣), 以提高信用評比,在台灣尤其在台北市,土地是珍貴資源,更值得長期持有。在國外,不論是先進或落後國家,都有很多把像白屋這樣的古蹟當成珍稀資產和不可再生資源的例子。

即使想把家產變賣換現金,也不會像台銀搞得像逃難一樣,急著出脫,價賤求售。一般銀行正常的作法,像白屋加上周圍1400坪土地被劃為古蹟保護區,產權還是台銀的,台銀應該把這1400坪的草坪樹林和建物,好好規劃成為天母的文史、教育中心,讓開放空間和古蹟相映成輝,是天母皇冠上的鑽石,周圍上萬坪的台銀土地自然增值,而且還可以依法享有更高的容積率,只要一、兩年,附近台銀土地立刻翻幾番,因為天母只有一座白屋,它的稀有性和唯一性,就可以讓所有建商搶著來競標,也可讓天母的土地空間更有價值。

台銀不選擇正常的資產管理模式來處分白屋,甚至以「報廢資產」來對待被認定為古蹟的部份,而急於折現,台銀只會一直宣稱在400多億的資產中,就有100多億被劃成古蹟。這顯示台銀的資產管理有嚴重的缺失,如今台銀這種殺了金雞母的短線作法,要讓人沒有不當圖利的聯想,很難。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