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體院大違建

在我們的生活中,難免有許多大小事困擾我們,有些事一下就過去了,有些事經常出現,有些則像是黑夜的陰影,籠罩整個社區。

我們以焦點訪談的方式,針對目前天母地區出現的人、事、地、物,選出天母的惡鄰居。日後我們要進一步訂出各項惡鄰指數,作為繼續追蹤和篩選的參考。基本上我們對事不對人,但如果肇事者是人,我們也會指出。另外,惡鄰排行榜是動態的,如果有所改變,我們會每 6個月更新一次。希望天母的惡鄰越來越小,越來越少,讓大家都能在此安居樂業。讀者如果認為這些惡鄰不夠完整,握有新事實證據,也請提供資料,作為遴選的參考。

台北市立體育學院

理由:未經法定的地目變更、環境影響評估,違法興建17樓校舍,十足超大違建卻硬拗是「合法建物」。這使台北市民喪失一座16公頃可以運動的公園,而成為台北體院的「私產」。這片土地原本是天母的自然濕地,為天母的低窪地區,一旦建了台北體院後,附近將面臨隨時可能發生的水患,嚴重打擊全天母的房地產價格,也讓台北多了一座不定時炸彈。體院罔顧附近居民的生死利害,既沒有變更地目,也不依法進行環境影響評估,公然違法動工,台北市政府相關局處卻「官官相護」。更令人驚訝的,市議員明知如此,卻不能阻止違法工程的預算,也沒有出面制止非法施工,難道民代和官員全都沆瀣一氣了嗎?

天母棒球場

理由:當初說好的,這是社區棒球場,現在成了「國際比賽場地」,閒人勿入。天母地區的中、小學想打棒球,休想用天母棒球場,讓熱愛棒球的小朋友好傷心。居民必須忍受棒球比賽時的噪音和塞車,卻只蒙其害未蒙其利。當初的承諾都跳票了,誰還敢相信台北市教育局?難保棒球場以後不會像小巨蛋一樣,外包給某個財團,讓附近的居民忍受更大的痛苦。

洞天福地不知道是誰的福地?

賴福成的「洞天福地」

理由:賴福成先生在上個世紀末就違法在其私有土地上開發「洞天福地」,讓近10公頃的山坡地保護區淪為土石流的故鄉。雖然陳水扁、馬英九兩位英明市長主政下的台北市政府偶爾取締,居民不斷抗議,馬市長口口聲聲「依法行政」,但是「洞天福地」依然故我,還養了許多豬隻,汙水臭水四逸,也未見公權力硬起來。賴先生過著無政府狀態的日子。他所犯的不只是行政規章,更造成莫大的公共危險,他開挖的面積在Google Earth上都看得清清楚楚,難道台北市府諸公就是看不見嗎?

 

養工處與士林81號道路

理由:2001年中山北路190巷底的保護區,一場建商的違法開挖,啟動了在1960年代被編列為「士林81號道路」的復活之路,養工處開始在現場正式興建81號道路,主要理由之一是「配合地主的建築線」。但是沒有做好水土保持,就會引起土石流。2003年,杜姓建商違法開挖日僑大原先生家附近的山坡地,颱風引發了無法想像的土石流,大原損失了3百多萬元。更令人費解的是,最近81號道路加緊施工,引起居民的恐慌而召開協調會時,主持工程的養工處(現為水利處)處長羅俊昇卻當著所有人的面說:「這裡從來沒有過土石流。」其實更早在70年代修築東山路時,就有土石流了。怪的是羅處長在台北市工務局任職多年,都不知道,不知道是台北市土石流多到他記不得了,還是貴人多忘事?

以鄰為壑的天母里里長

理由:若要說天母第一里,當然是天母里。天母里里長簡文生擔任里長多年,除了大力在天母公園砍樹造涼亭外,更讓旁邊的天和里的里民非常擔心,像81號道路問題,簡里長在會議上公開宣示,該里里民熱切期盼這條道路的開通,95%以上的地主都贊成。天母里里民大原先生家受到嚴重土石流危害後,簡文生當仁不讓地帶著杜姓開發商到大原家「關切」,並要求大原家同意杜先生繼續違法施工。在簡里長的保證下,大原家沒有得到杜先生賠償,只得到市府5000元的賠償。不過在81號道路會議紀錄中,簡里長表示,「天母里的居民都期盼81號道路早日完工。」

永遠坑坑洞洞的馬路,還要忍受多久?

無所不在、隨時隨地的施工

理由:在中國大陸,許多住宅樓只准周一至周五上午9點至5點施工;寫字樓只有周末,以及周一至周五晚上 8點至第二天早上 8點可以施工。就是為了減少施工造成的噪音、震動等汙染問題。台灣真是自由,任何時間、地點,想施工就可以施工。民眾向環保局檢舉,但是環保局的噪音測量卻規定要在「場界」15公尺處測,換句話說,如果有人在 4樓施工,環保局要到 1樓、圍牆外15公尺處測量;卻沒有想到,受害人在房子裡,樓上、樓下都坐立難安。環保局稽查人員還振振有詞說,「這就是我們的標準」。缺乏常識又曲解法令,莫過於此。

修不完的馬路

理由:道路施工造成的社會成本難以估計。大家想挖就挖,自來水、瓦斯、下水道、電力公司、有線電視、固網、電話、水溝,還有一大堆莫名其妙的開挖,讓居民不堪其擾。難道不能夠把這些公用設施全部都納入一個共同管溝系統?為什麼要一個一個輪流開挖?有一天一定要把所有喜歡挖路的單位全部找來,制定一套共同管線的標準系統,不能再把道路當成沙灘遊樂場。

天母派出所員警最努力,半夜十一點還開住宅區巷弄裡開紅單

半夜開紅單,卻對公共危險視而不見的天母派出所

理由:天母居民最近早上起來,變得很興奮,因為派出所經常半夜到清晨間出勤,開違規停車單。在聯合報工作的項先生說,最近他吃了3張罰單,晚上12點、凌晨2點、清晨4點各1 張,他想不通為什麼晚上10點到上午8點,連主幹道的紅線都可以停車,他在住宅區停車,沒有擋到別人,半夜也會被開紅單。天母派出所警官表示,有人舉報,他們就要開罰單,舉報都是匿名的。但是多位居民舉報山上的違法施工,派出所卻不受理,居民只好半夜跑去地檢署以公共危險按鈴申告。可說完全不符合法律上的比例原則,不能不令人有警局執法過當,甚至吃案的聯想。

神出鬼沒的紅線

理由:很多人發現,天母最近忽然多了很多紅線,即使是住宅區、小巷弄,轉彎10公尺都被劃上了紅線,幾乎把主要幹道的紅線標準都用到小巷子來了。紅線出現後,就有警察來開單,又有人要破財、生氣。當交通違規罰款變成了政府「歲入」時,交通規則的目的就不是為了確保交通安全、順暢,而是政府的預算來源,根本扭曲了「交通管理」的用意,所以就出現了「動態」規則標準和「選擇性執法」,容易開罰單的盡量開,但對危險駕駛行為卻以「警力不足」而不辦。如果交警、派出所24小時把每一條紅線都好好開罰單,是否以後可以廢除所得稅?把所有馬路、巷道全部劃上紅線,政府想收多少違規罰款,就收多少,不是更方便嗎?

台銀對被搶救下來的「白屋」不聞不問

吃完雞蛋,殺了雞的台灣銀行

理由:台銀聲稱說他們的土地是私產,最近拚命變賣,爭取業績。不幸天母的美軍眷舍大部份都是台銀的「私產」,長期被荒廢閒置,一夜之間被台銀拍賣得精光,只剩下天母公園出口處一棟孤伶伶的小白屋,被台北市文化局指定為古蹟。(真不知道標準何在,憑什麼決定就保存這一棟?)不過「古蹟」現在快被藤蔓占據了,再過不了多久,就會變成廢墟,成為真正的「嫌置」 古蹟。其他的白屋則成了財團的豪宅、商場建地。如此下去,不但天母的特色消失了,也危害到天母商圈未來的發展。這幾年天母外銷成衣的市場萎縮,業者「聽說」農訓中心南側的空地即將興建一棟成衣商場,莫不聞之色變。台銀變賣了天母的土地,創造了驚人的業績,卻給天母帶來驚人的殺傷力。

文化大學體育館是破壞自然景觀的大怪巨物

文化大學,台北盆地的懸頂之劍

理由:很多天母人回家的時候看到文化大學的巨型體育館高懸在陽明山顛,就一肚子火。這棟大汽油桶狀建物和文化大學其他中式建物格格不入,也嚴重破壞了陽明山的自然景觀,為何台北市政府會通過這樣危險醜怪的建物?更有甚者,幾年來文化大學不斷增加招生,增加的人口嚴重威脅陽明湧泉等水源的水質,很多天母人都在質問:文化大學的汙廢水排放到哪裡去了?天母古道時常出現不定時的「汙水瀑布」,也啟人疑竇。對天母人而言,文化大學有如環境、景觀的懸頂之劍,威脅之大不言自明。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