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選舉在即,下一任市長不但和天母居民未來四年的生活品質、公共建設息息相關,做為「首都市長」,他如何提昇台北市,當然也是動見觀瞻。

在選舉前夕,《天母合眾國》編輯部特別專訪宋楚瑜、郝龍斌和謝長廷三位市長候選人,代表天母的居民請問他們:

1、對天母的印象如何?

2從城市競爭力到區域競爭力著眼,如何定位、規劃未來3050年的天母?

3面對天母目前發展的困境、居民心聲,如果你當選市長,要如何在4年或8年內使天母變的更好?

這三個問題,第一個是請他們談對於天母的認識,第二個問題是希望他們能站在更宏觀的角度,構思天母(和整個台北)未來的大方向,第三個問題,是希望候選人能針對天母居民關心的公共事務,提出他們未來在天母的施政方針。

不過因為時間有限,本刊僅邀訪了民調前三名的候選人。本刊也感謝他們在繁忙的選戰中,撥冗接受來自天母的媒體的訪問。三位候選人的專訪係依姓氏排列。

宋楚瑜:運用地政手段都市更新

問:對天母地區的印象如何?

答:對於天母地區,我和所有的里長都談過,基本上,天母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它有獨特的地方文化,台北市很少有這樣的地方,它最早有外僑進駐,有好的外僑學校,未來應該維持它做為高水準的住宅區。天母地區的里長的要求也和別的地方很不一樣。我記下來的,像陳里長說居民要的是良好的住宅區,公共建設施可以改變,但不希望造很高的房子,帶進很多人口。

 

問:面對天母目前發展的困境、居民心聲,如果你當選市長,要如何在4年或8年內使天母變的更好?

答:第一,天母居民對台北體院很反感。他們說,當初買房是為了綠地,可以運動,現在體院做圍牆蓋體院,他們最低的要求是不可以圍牆。我願意檢討,到底台北體院應不應該設在那裡,就是松山也不適合。

台北市,中華民國的整體都市計劃只有4個字:都市笑話!高速公路在泰山附近,貼著高速公路邊,正在蓋十幾層的大樓,這怎麼可能呢?都市計劃從來都是線上、紙上作業,沒有去現場看。一點概念都沒有。天母以前是外僑最喜歡的地方,希望保持原來生活的優雅。我如果有機會到台北市政府服務,體院這個事情我會通盤檢討。

第二,天母缺確實缺少的是停車場,當年的都市計畫沒想到人口會這麼密集,能做地下停車場的,要拿市府的公共土地來搭配。全台北最大的問題(我是第一個提出來的),是台北內有近四分之一是公有土地,現在每天在吵松山機場的事,可是全台北市有40多個松山機場的地被亂搞。擁有土地最多的不是軍方,而是省政府巧取豪奪來的地,民國56年,高玉樹當直轄台北市長,但是應該還給台北市的地,台省沒有還,所以很多省屬行庫都有地,如台銀、土銀等,等到「省政府」去掉後,就變成國有土地。可以拿公有土地搭配做公共設施,公園綠地等,天母的問題可以解決很多。我算過共有61000多筆、7000多公頃的公有土地,可以用來解決停車場和綠地。

第三,天母有一特色,是適合老年人居住,先天條件太好了,有榮總、振興、新光,醫院多,但為何老人不能住?要讓有錢人願意把年輕人帶進來,和年輕一代一起住。但是天母學校不夠,沒有高中,我承諾,我一定找地蓋高中。只要市政府換地,先建後拆,關渡也好,洲美也好,都可以把周圍好的地方開放出來,換地,兩蒙其利,這是市政的手段,讓老社區可以更新。而且我的更新的方法是整區塊,整體營造的更新,而不是單點的亂蓋。台北縣政府把容積率從225變成5003米道路旁邊可以蓋10幾層樓,這不是害人嗎?要有氣派,不是圖利某一個人,而是圖利整個社區,帶動整區段的繁榮和發展。

 

問:從城市競爭力到區域競爭力著眼,如何定位、規劃未來30-50年的天母?

答:市政府的財源在哪裡?就在土地,地價稅和土增稅。我在省長的時候,公共建設的費用七成是土地增值稅,三成,甚至只有一、二成才是建築的費用。台北市政府最大的手段就是地政手段。換地,搭配,才能帶起來,又不要花錢,但是這麼做要有老師傅,第一是要懂,藝高膽大,第二是有使命感,第三是操守要好,你就敢圖利大家。天母地區要營造成高級、有水準的、有文化的、國際的、有雙語學校的、有良好的醫療設施、有文化氣息的地方,大家願意在這裡住。

天母的小問題例如磺溪公園,我去看,有哪些地方是這樣的?這裡有人打網球的,高水準,有人拜土地廟的,兩個是結合的,不排斥,最土的最洋的合在一起,這就是天母的特色。所以要找一個土也懂,洋也懂的來,把它精緻化,就好了。

台灣的大問題出在土地使用分區,我認為農業區限建,要合理的開放,並不是說,順向坡可以蓋房子,是要換嘛,市府要主動、積極的,讓住上百年、幾十年,有幾十坪土地的居民,可以蓋房子,可以把他們集中在某地,給他誘因,為什麼不可以呢?天母是很獨特的,它很像美國加州的蒙特瑞,就是17哩,天母的小店都有它的風貌,有麥當勞、雲南米線,當然也有窮的人。不知道運用地政手段,台北市是拿著金飯碗討飯。

現在天母最大的問題,是政府帶頭炒土地,圖利特定的財團,隨便變更遊戲規則,所以大家憤憤不平。我的基本立場是要圖利所有人,不是為單一定點去處理。

台北市整體文化講,要營造出不同的風貌,一是要國際化,一是要人性化,國際化,天母就是很好的組合,日本、美軍的、中國的都有。我舉個例子,例如韓國人恨日本人入骨,但是到首爾機場,你一下飛機,日文很大,中文很大,英文也很大,韓文不大,這是氣度,他們說,我們的機場是要讓外國人來的,這是第一。第二,他們整治清溪川成功,我們就有政治人物說要治水,打開(王留)公圳。台北市12行政區,哪個沒有淹過水,都是在跟土地搶,和天爭。我看到的首爾經驗是他們的協調過程,二千多次協調會!而且是先安置。第三,他們是有整體規畫的,如果只是把(王留)公圳打開,我問你,交通、停車、破房子,怎麼整治。我要學的是他的經驗、技巧。基本原理就是要溝通、協調。這也是我的口號,要耐操。

我將來要做的,不是下命令,里長提建議,我說我要里長幫忙協調、說服。把整個地區帶起來,不是對立,大家共蒙其利。我要做的是行動市長,把台北市動起來。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