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牛釘子戶

忠誠路二段148巷內的「藍色星空」老板謝文仁成功地遊說房東降價,打出「49元義大利麵,99元吃到飽」的苦情促銷,勉強能夠再撐下去。否則,4月15日房租到期,就關門。

天母運動「公」園,現在已經變成了天母運動「工」園,綠色的鋼鐵圍籬把施工地區圍起來,剩下的土地已經不多了,原來有數百個停車位的地面停車場蒸發了,周末來這裡運動的人因為沒有停車場,人潮消退。一些鄰近天母運動公園的商家已經感受到衝擊,周末來客數明顯減少,使原來高房租、客源不足的雙重挑戰更形雪上加霜。忠誠路、天母東西路,和周邊巷內的商家,掛出結束營業的更多了。

人潮消退,對居民而言或許還不是壞事,但接下來進入颱風季,附近會不會因運動公園工程而淹水,有待未來幾年的颱風暴雨來驗證了。因為運動公園原來就是這一帶最低濕的地方,現在大規模水泥鋪面下去,原來滯洪的功能就消失了,以後附近一遇雨,地下停車場、一樓會不會淹水呢?正有待考驗。

 


一位母親帶著她的女兒出席「市民怒吼」行動說明會,
在現場展示一個小時前拍的照片,
顯示天母運動公園在體院的不當管理下,
已經成為讓小孩受傷的陷阱。

3月24日下午,天母台北市民權益促進會召開「市民怒吼」說明會,居民許程雲夫婦帶著剛拍到的運動公園設施嚴重破損,造成公共危險的照片,公布給大家看,已經聽到好幾個小朋友,甚至成人都受傷,「體院根本是草菅人命嘛!」一位媽媽憤怒的說。出席的市議員陳建銘甚為重視此一現象,第二天一早就帶著記者到現場去拍「CSI」,成了當天新聞焦點。

居民林玲玲指出,台北體院向台北市教育局體育處「承租」天母運動公園,是「無償租用」,換句話說,北體不用花一毛錢就把台北市、中華民國的人民財產拿去,出租所得全部歸北體所有,這明明是弊端。如果這樣,市民也可以把天母運動公園「租」下來,一定比北體管的好,至少不會弄成現在這副德性。

市議員吳思瑤說,她在去年競選時租用天母運動公園一小塊地,辦靜態的爵士樂欣賞會,北體竟向她收50萬元押金,吳思瑤說,這分明是要讓大家不能用這塊公共空間,十分不合情理。一般公園的押金只要3萬元,北體這樣顯然是要嚇退市民合理使用的機會。


3月29日天母50多位號居民到立法院參加田秋堇委員召開的公聽會。
出席委員,由左至右:丁守中、田秋堇、鄭運鵬、高建智


立法委員田秋堇3月29日在立法院主辦了一場有關天母運動公園地目變更的公聽會,會中決議:為確保我國體育教育的健全發展,與維護師生權益,尊重校務會議決定,應將北體併入「國立體院大學」;教育部、體委會應立即中止對台北體院的任何補助或分攤款;環保署應依違反環評法第14條,處分台北體院與台北市政府,並要求應立即停工;法務部應責成檢調儘速完成台北市政府與北體之「偽造公文書案」偵辦工作,以正官箴。有鑑於北體變更地目案弊端叢生,內政部營建署及都市計畫委員會應退回台北市都發局所送之地目變更案。財政部國有財產局應中止台北市政府管理台北天母運動公園之土地,以防止國家與人民權益受損。

出席的立法委員丁守中表示,他當初競選市長時,就明確表示要讓北體升格為體育大學,這樣才是多贏的局面,體育大學在台灣各地都有校區,不必全部擠進天母,即使體育大學有部份教室在天母運動公園,也不會像現在完全蓋滿,如果只有5公頃多的體育大學訓練教室用地,其他開放居民公共使用,不用變更地目,也不會像今天這樣的局面。

 


錯誤的決策比貪汙更可怕  是誰在迫害體育與教育?

 
「現行學校經營規模過小,不符合經濟效益,高等教育經費削減下,台北市立體育學院所獲得之市府預算已限制校務發展,且經費自籌壓力愈大。

市場化機制及社會需求面下畢業生的競爭力,學術領域較窄,學生學習領域過專化,且未達大學博雅教育標準,學生畢業後競爭力不足。

台北市立體育學院與另外2所體育學院發展同質性高,學校間系所架構重複過多,資源重複投資,且瓜分資源,益低,培育人才同質性高,且數量多於市場需求。

台北市立體育學院與另外2所體育學院跨領域、跨科系、跨部門合作案少之又少,有競爭卻無合作。學校大學商業輸出價值稀少,幾乎沒有學術輸出。

台北市立體育學院面臨校地問題,影響學校發展,有待整體解決。

對於優秀運動員培養未從中學銜接,中斷培訓制度未能學制一貫。

學生囿於教學場地受限,多數專長術科分散台北市、台北縣、宜蘭縣及桃園縣等有關場館培訓。

出生人口遞減學生來源不足,目前一般大學院校體育系所發展亦興盛,同質性高相對排擠體育院校發展市場。招生面臨問題。外國大學來台招生、遠距教學及海外市場人力吸引等進行招生宣傳,大陸擁有廣大市場,在全球化比較利益考量下,不免對國內人才造成一定吸引效果,形成招生競爭壓力。

仰賴政府經費資源過重,未能逐漸建立經費自籌與自足。高等體育專業院校要從「仰賴資源」轉型成「重要體育資源的供給者」尚需時日。」


 

上論述不是別人說的都是教育部「台北體院整併為體育大學之SWOT分析」精闢的忠告為什麼台北市政府還要留難台北體院?

教育部更進一步分析目前台北體院面臨的經營問題,包括:

1、每年台北體院占市府預算達2億元,不僅不足而且侷限校務發展。

2、目前學校所收學生將近95%為設籍外縣市,該校學生來源屬性為全國性學校。

3、台北體院學校規模小,難與設立於台北市之一般綜合性大學競爭。

4、台北體院學生數少,未來面臨少子化趨勢,勢必面臨招生問題。

5、台北體院接受市府預算,但仍未能完全招收全國最優秀之高中學生選手,一流選手多升學至師大或一般教育大學或綜合大學。



教育部經評估台北體院歸屬中央之後,對於北市府有利點:

 

1、 每年市立體育學院之預算約計可節省2億元,並運用於所屬中小學教育建設。
2、成立體育大學後,部分校區設於北市,可提升北市國際形象。

3、善盡服務台北市社區責任,並以運動健康、生態維護,以及文化藝術等三大生活主軸,遷駐天母校區後,更將結合天母鄉親之智慧共同打造一健康活力新社區。

4、成立後之體育大學之充沛資源,可就近支援北市有關體育活動。


報告中也提出:「
台北體院目前學生專長上課分散於高爾夫、射擊(桃園縣)、划船(東(冬)山河、基隆河)、輕艇(新店基隆河)、足球、壘球、棒球等分散於台北各場地,上下課往返交通,常生意外事故。整合後可依各校區的場地特色,發展專長。我們不禁要問:下一個「台灣之光」會不會在上課途中不幸隕落?

2005年6月22日台北體院楊校長忠和(編按:楊現已升為行政院體育委員會主任委員)陪同教育部體育司長何卓飛等拜會台北市教育局長會談紀要

1、未來台北市立體育學院如配合政策併入體育大學,仍將由市長做政策性決定再行辦理。

2、 …如整併,原市府及市議會編列有關該校搬遷、天母校地建設及2009世界聽障奧運會籌辦經費(估計約需新台幣50億元)則需由教育部概括承受。

4個月後,2005年10月24日,台北體院鄭芳梵教授、體育司何卓飛司長等再度拜會台北市教育局局長會談紀要

1、
 
未來應就本案擇期向台北市馬市長作專案報告,俾作最後裁示,同時應向台北市議會作專案簡報爭取支持。
2、…則原市府及市議會編列有關該校搬遷、天母校地建設及2009世界聽障奧運會籌辦經費(估計約需新台幣30億元)則需由中央政府概括承受。

以上這些教育部和體育學院的官方說法看來,不知台北市政府為何硬要把北體留在自己的口袋中,不讓北體升格成國立體育大學的一部分,不但有害體育教育發展,把北體校舍全部擠進天母運動公園,也造成都市計畫的死穴,居民不安,實在是說不過去。前天山里里長黃世豐是前台北市長馬英九忠實的支持者,他就曾當面質問馬英九為何北體不升格,一定要留在台北市,黃世豐甚至大膽的問馬英九:「未來您坐上總統大位,北體併入國立體育大學,還不是在您的管轄下?」馬英九僅答覆:「台北市已經花了很多錢在北體,不可能和國立體育大學合併。」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