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數一數二的樂評家曹永坤(
1929-2006),在去年8 21日病逝榮總,台灣北部重要的文化視窗—曹府音樂沙龍隨著主人揮別人間,同時戛然落幕。曹永坤是曹永和院士的胞弟,他和以台灣海洋史的研究蜚聲史學界的大哥,堪稱「曹門二傑」。

有二十年的時間,他由石牌而後遷到天母名人巷的曹府,以「台北鍵盤愛樂社」開放給愛樂朋友分享。坐位可以坐上近100人,無論是哪一位小提琴家、鋼琴家、聲樂家、大鍵琴甚至各種樂器的名手,迢迢萬里來國家音樂廳獻藝之前,都想來曹府練琴熱身,順便也在曹府演奏以饗樂友。

曹永坤招待樂友們來聆賞,不但不收門票,中場休息還以點心、水果招待樂友,全家高高興興地投入這項音樂志工,當然包括演奏者的晚餐以及至親好友都不知的車馬費。

更令人難忘和驚奇,他經常每一場都要為樂友們介紹作曲家與作品的特色,畢業台大經濟系的曹永坤在歷史、藝術、音樂方面的造詣,更顯露他那個時代知識份子的博學與教養。

這個主人待人親切、和譪---毫無專家或名門望族的驕慢。在他家聽過音樂會的朋友,恐怕很難忘懷那些洗滌人心、銘記人心的美麗時光。

傅聰、陳必先、陳宏寬、陳毓襄、陳瑞斌、李宜珍、李宜興姐弟……林昭亮、胡乃元……以及一些不同國家的名鋼琴家……都把琴音在曹府留下永恆。

離開世界以前,他已做好準備,把史坦威名琴送給「華新兒童合唱團」,昂貴的手工製Fazioli送給國家音樂廳,一千多張珍貴的絕版唱片送給台南藝術大學,大量的日文書籍送給台南麻豆校區的真理大學,還有一些精密的樂器還在找適當的福地。

最令人感動的還不是這些東西價值不菲,而是他長期對社會人文的堅持和熱愛——他那種無私的胸襟,對藝術無止盡的追求。

希望曹永坤先生的辭世,能提醒台灣社會:富有的台灣人需要教養來美化,不要讓八卦、政客、黑金、墮落敗壞的世風,使美麗島沈淪,使「文化沙漠」淪為「文化蠻邦」!

(編按:本文作者為曹永坤先生堂弟)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