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爸、官媽和兄弟倆精彩的生命歷程,是人生舞台上動人的演出,全家人一起聞樂起舞,有多少家庭可以做到?



62日鄰舍節的晚上,大家將可以欣賞到官志昱、志威回他們的母校天母國中的表演。他們和父母精彩的歷程,才是人生舞台上,真正的演出。


「我們要感謝的是這個社會,有這麼多能夠接納他們的人。」田桂英——官志昱、官志威的母親,
15年前當這對雙胞胎3歲被診斷為「自閉症」時,田桂英頓時人生由彩色變成黑白,她和先生官朝清兩人六神無主,不知該如何是好。

現在志昱、志威到7月就滿18歲了,能歌擅舞,還有餐飲專長,已經開始學習自力更生,比一般人更早進入社會,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第一次去「蔬食.舒食」吃飯的時候,被一位身高180,還蠻壯碩的年輕人嚇了一跳。他是志昱,出奇的親切、熱情,令人好奇。「他和他的雙胞胎弟弟都是自閉症,現在在我這裡實習。」老板娘陳秀英解釋道,「請不要見怪,習慣就好了,他們很善良的。」

這一對出色的孿生兄弟,是天母之光,也可能是天母知名度最高的雙胞胎,他們傳奇的故事從Google上一搜就有,可以發現許多有關官氏兄弟的報導。然而看這些報導,都不如親身接觸到這兩位兄弟的「震撼效果」。

雖然這兩兄弟是雙胞胎,但他們很少一起出現,哥哥喜歡的,弟弟就不喜歡,反之亦然,他們絕不會你爭我奪;但音樂是兄弟倆共同的喜好,志昱喜歡唱歌,志威喜歡爵士鼓,在跨身心障礙人士的「極光打擊樂團」中,志威打爵士鼓,志昱配合打非洲鼓。他們還在羅斯福路四段公館的「
Nassas」餐廳,每星期天晚上駐唱,也有一票粉絲常去捧場。

「自閉症的人最大的問題是在於人際關係,他們的想法、表達方式和一般人差很多,對於文字、語言的溝通表達能力確實不如別人。」官朝清說。田桂英說:「但是他們比一般人專心,記性好,雖然理解能力比較差,但只要耐心教,就能應付生活中大部份的事;但對沒有經驗過的事,他們不容易舉一反三,就比較困難。」

80年代湯姆克魯斯和達斯汀霍夫曼的電影「雨人」,把自閉症的與眾不同刻劃無遺。田桂英說:「幸運的是,他們是雙胞胎,可以互相引導、啟發,而不會孤獨,因缺乏與人的互動而更嚴重。」這對兄弟完全可以獨自在外面玩,因為他們對地圖的記性好,又有方向感,不會迷路,到國外去也一樣。志昱喜歡坐捷運,志威喜歡坐公車,各有所好,他們不只記幾路公車,還會記住車牌號碼、司機的姓名,還喜歡和司機聊天。志昱每次搭捷運,總坐第一節,而且會在最前面,趴在車窗上,看司機開車。志昱可以把捷運車上國、台、客、英四種語言的廣播模仿得唯妙唯肖,一字不落,表演起來,令人不覺菀爾。

 


最愛是音樂和做菜

「從小我們就發現他們除了對音樂有興趣外,就是對作菜有興趣。」田桂英回憶。「他們怎麼也沒辦法背20個字的五言絕句,太抽象了;但是他們可以記住食譜的每一個細節,因為他們知道按食譜作菜,就可以吃到好吃的東西。這類因果關係很清楚的事,他們就會理解、記住、專心去做。」官朝清補充道:「弟弟比較好吃,所以長得比較胖一點。」

兩兄弟3年前天母國中畢業後,就進入開平餐飲學校,一個學中餐,一個學西餐。到高二下時,兄弟倆被派到一家專門收容身心障礙者的餐廳實習。因為這家餐廳的管理方式比較嚴格,講紀律,甚至規定下午3點吃飯只能吃一碗,讓這對小兄弟非常「不爽」,因為溝通的問題,只能回家發脾氣。田桂英說:「沒過幾個星期,他們都瘦了好幾公斤,也非常不快樂。」在一次偶然和天母國中家長成長班的組員聚餐,剛好在「蔬食.舒食」,陳秀英表示願意接納這對兄弟,所以從高三上學期,就轉到蔬食.舒食來實習。「他們真的喜歡這裡,一個月就胖了。」田桂英笑著說。

官朝清說:「一般的餐廳免不了要殺生,他們可能受不了,素食比較清爽健康,又沒有什麼油煙,比較適合他們未來發展。」高職畢業後,志昱、志威就準備全時工作了,也沒有升學的煩惱,他們的同學都很羡慕他們,可以完全沒有升學壓力,追尋自己想做的事。

「生活才是最重要的,我們不能要求他們的課業成績。未來他們還是要靠自己的,我們對他們很有信心。」官爸、官媽看著這對活潑好動,口中說個不停的兒子們。

志昱、志威也開始對異性感到興趣,他們對極光打擊樂的女團員很有好感,弟弟志威對客家電視台的一位歌手非常有好感,這幾個月在學客家話,還唱客家歌,這對客家籍的田桂英而言,又是一個驚喜。

兄弟倆喜歡模仿包小松、包小柏,因為他們也是雙胞胎,在父母面前表演小松小柏的歌舞,讓官爸、官媽共鳴,跟著手舞足蹈起來。

 

「我們比別人幸運,有了這對雙胞胎,讓我們的人生不再平凡,更有意義,幫助我們克服各種困難的,是這個社會的包容和接納。這也讓我們更希望幫助需要我們幫助的人。志昱、志威願意參加各種公益活動的表演,我們要把自己的經驗心得,和大家分享,我們很高興。」田桂英非常堅定地說。

現在田桂英在天母有一個自閉症家長的小組,每個月聚會一次,「現在的家長可能不能吃苦,堅持不了多久,很多都離開了。」但是自閉症兒童的問題在這個社會上更嚴重,「18年前志昱、志威出生時,發生率是萬分之5,現在是千分之5,顯然有更多人需要幫助。」

「我們不希望像美國一樣,把自閉症和社會隔離,而是要他們走進社會,讓他們自力更生,活得快樂,生命有尊嚴。他們是很不一樣的人,只是一般人不能了解他們,他們也不了解別人,我們需要很大的耐心和關懷,才能讓他們成為我們這個社會的一份子,不再自閉。」

今年暑假志昱、志威畢業了,將進入人生新的一段旅程,讓我們一起祝福他們!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