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的運動公園的停車場現在全面開挖,
要蓋地上四層、地下2層的「體育館」,
這是天母最低漥的地區,大家就等著淹水吧



台北體院在天母運動公園大興土木,興建十餘層的超高大樓,
16.8公頃的公園土地幾無一寸倖免,這片原是天母蘭雅滯洪區,現在全面施工,未來造成天母蘭雅水患指日可待,同時北體大言「每天1萬人以上,每年供350萬人以上使用」的「體育設施」,竟然完全沒有進行環境影響評估。而北體可以坐大,其所需工程預算達60多億(即我們納的稅金),都是市議會審核通過的,如此怠忽職守的議會難道是「視若無睹」,或根本是貪腐共生的一環?

53日上午在北體教學大樓8802會議室中,有一場「台北市工務委員會議員現勘」會議,在現勘會議中,北體準備了簡報,向都發局長許志堅、工務局長倪世標,以及市議會工務委員會召集人市議員賴素如,市議員陳建銘、莊瑞雄、吳思瑤等宣揚北體運動設施的宏偉,符合世界標準,以及完工後可容納萬名至數千名觀眾,標榜可以吸引更多的觀眾來此觀賞運動表演和比賽。

議員所關切的是未來建設完成後的「回饋機制」,以「將來應該多回饋居民」為訴求。到場的議員基本上都對體院都是「小罵大幫忙」,一副認定北體的工程「木已成舟」,現在可以「幫居民多爭取一些回饋」,另一方面則要求體院如何如何。

盯緊議員的選舉承諾

別忘了這4位議員去年選前都簽署了「北體若違法,就應立即停工」的承諾,現在他們對體院違法(未經環評即擅自動工,且建照、使照標的建物未經環評)問題尚未釐清,就向市府為居民討「回饋」好處,非但沒有依法就事追究責任,立即要求違法工程停工,反而讓外界以為天母人是得不到「好處」,才進行杯葛抗議。雖然吳思瑤提出了違法問題應先解決,但也孤掌難鳴。

度小月的日子來了

天母運動公園全面開挖,已經啟動了「危機機制」,原來天母商家日子已經苦哈哈的,勉強靠運動公園假日、周末人潮帶來的商機度小月,現在少了200多個停車空間,假日人潮也少了,許多商家已經感到吃不消。天母商圈已然是快被煮熟的青蛙。

本刊一再強調,運動公園原是一塊低漥鬆軟的濕地,從Google Earth上就可以看到這塊相對最低的區域,田徑場、停車場(現已開挖)等地區的海拔10公尺,高度和雙溪、磺溪差不多,(周圍地區,高島屋附近海拔為18公尺,士東市場的海拔15公尺,天母東路是15-20公尺),根本不能做大規模開發,因為開發後,水無法渲洩,鄰近地區將以鄰為壑。前年以來都沒有重大豪雨颱風,若是一有暴雨來襲,誰為淹水水患負責?

天母運動公園大規模建物群,已經失去其原有的運動、防洪防災功能,也踐踏了保障人民權益的法律,而市議會長期未盡監督之責,人民也無管道監督市議會。光是數十億元的預算如何通過的?就值得大家玩味,有多少人在搓圓仔湯?從空中看運動公園,正像一鍋準備下鍋的湯圓。


從google上搜索理成、皇昌這兩家工程營造商及其負責人,
就可以知道包商的「政商人和」,與藍綠高層領導都交好,
巨大的工程預算左右了政府、民代,搓好的湯圓等下鍋

 

一位民進黨籍立委在面對天母居民反對北體違法工程陳情時,當他一得知北體工程的承造單位是「理成營造」、「皇昌營造」,立即表明這家營造公司藍綠通吃,他不敢管這件事,對於天母居民的遭遇,他只能「深表同情」。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