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舍節時,有的鄰居一大早就開始準備,或是說更早就在構思今年的菜單,也有的芳鄰因為無暇準備,只好請坊間的餐廳代辦。當然不論自製或買成品,誠意都是百分百,但也不免想到,現在的年輕人不論男女都在「遠庖廚」,甚至根本不開伙。

關於自家飲食這類尋常事務,日本作家妹尾河童卻寫過一本精彩的書,《妹尾河童之邊走邊啃醃蘿蔔》,原來醃蘿蔔這種常見的、黃黃的、脆脆的小菜,一點也不可小看。

本書的起源是報社向妹尾河童求稿,磨菇了半年,作家終於想出為日本人家庭必備的醃蘿蔔寫一個專欄,編輯本來面有難色:全日本的醃蘿蔔不是都一樣的嗎?哪有那麼多好寫?還怕沒有人看,約定至少要寫個8次。結果,妹尾從東京出發,最北到北海道的網走老監獄(犯人的主菜就是醃蘿蔔),古老的寺廟、雪鄉、鮪魚船、被砷污染再也沒有醃蘿蔔可吃的宮崎縣等地,他一一造訪,無論是各地醃蘿蔔的特色、風味、故事、傳奇、醃製的容器、使用的鹽和蘿蔔的品種,都寫得入味十分。

影響所及,妹尾河童本人走到哪裡就吃到那裡的醃蘿蔔,可以說是狂吃醃蘿蔔(最後吃到怕),還不斷有深信「我家的醃蘿蔔才是日本第一」的讀者,寄自家的醃蘿蔔邀他品嚐,海外的讀者看了他的專欄,也開始想念起家鄉的口味,以前不覺得美味的醃蘿蔔變得吸引人極了。情勢發展下,他後來甚至託朋友考察過在海外銷售的各式日本醃蘿蔔。

在日本這個既追求傳統,又不斷面對變化、未來感十足的國家,醃蘿蔔這道小菜的地位依然不可撼動,只有慧眼如妹尾河童,能從小處寫飲食,但是同時也在書寫文化歷史、風土民情、社會的改變,更把醃蘿蔔這道小菜,寫進每個讀者的記憶深處,媽媽的家常菜味道就在展開的書頁上一一的飄起。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