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士東路,大家只會想到從中山北路六段頭到大葉高島屋,再過去呢?即使對老天母人也是一片空白,或是有幾間修車廠而已。但天母房價租金高漲,許多店家受不了成本的壓力,紛紛逃竄到人煙稀少的地方喘口氣。士東路200號(士林地方法院)以後,逐漸出現了藝文美食的新天地。

士林地方法院以東這一帶依山傍水的環境,的確讓許多商家想要在這裡經營事業,不過這裡一直是天母人煙最稀少的地方,幸好近幾年來遷移過來的店家有越來越多的趨勢,儼然形成一個小型商圈。令人好奇的是,什麼樣的店會在這裡駐足呢?

大葉高島屋過了士林地方法院,迎面而來的是看起來一般的「北雙寶牛肉麵」。再往前走,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文堂古物」、童話風格的「A-ni-gi cafe」、「品賞」的古董藝術空間、「沅河靛法式餐坊」、每天現做的「香舍牛軋糖」、朱紅的「鴉片宮」古董店、開店多年的「章魚舫」水族館,以及有50年歷史,落地天母15年的中華語文研習所;再往東走不到100公尺,其間座落著一些補習班,再接著就是輪子的世界:有充滿青春活力氣息的「二輪黨單車休閒館」,和專修古董英國迷你車的「Mini Ho」,以及在地25年的「長宏輪業」修車廠。走到士東路底,右轉東山路,藏著一間裝潢精緻的「十方古文物」;再回頭往巷子裡鑽,很不容易找到,但是一看到就會過目難忘的「洪老師畫室」,門庭被布置成一片童話拚貼。這樣富有趣味、不一樣的天母角落,難道不值得去逛逛嗎?


中華語文研習所

最老字號的中華語文研習所
有50年歷史的中華語文研習所,15年來在天母設立了「士林中心」,當年周圍的環境可以用偏僻來形容,他們選擇這裡的原因是基於學校定位。張蓮芬教務長:「士東路這裡以前還是稻田的時候,很多他們的外國學生都走路來上課,一面享受著稻田的風光,一面想念著家鄉的田野。」
  
在這裡紮根15年的中華語文研習所,有400多名老師、學生。一直是許多外國人相互交流的地方,他們來這不僅學習中文,也跟其他外國人交朋友;這裡一直是他們的第二個家。


章魚舫老闆與老闆娘

開在中華語言隔壁,長達13年的章魚舫水族館王子龍先生說:「這裡以前是一片農地,剛在這開店的時候,只有幾家修車廠跟釣魚場。」他當初選在這開店因為停車方便,但開業的前三年客人總是寥寥無幾,讓他損失慘重。不過幾經風波後,他的服務漸漸做出口碑,才讓章魚舫起死回生。

王子龍深深感受到在這裡作生意,服務比什麼都還重要。他說開店的時候,幾乎每位客人的家他都去過,幫他們設魚缸、看魚的狀況等等,所以客人都很信任他,生意也越做越好。王子龍在這之前是魚類雜誌的總編輯,因為工作的關係對魚很有興趣,因此在士東路上開了章魚舫。「剛在這裡開店真的滿辛苦的,房租的壓力、運送魚的過程常常死掉好幾隻,這些成本都是很大的負擔。」他說剛開章魚舫時,有個國中生常常來買魚,過了十幾年,那個國中生帶著他的兩個子女來買魚。「做這行雖然很辛苦,但是能夠看著顧客成長是一種很欣慰的回饋。」他笑著說。


二輪黨單車兄弟

輪子的世界
而去年8月開幕的二輪黨單車休閒館,老闆王泰傑、王子爵兩兄弟是北投人,哥哥說:「當初會選擇開在這裡,是因為我跟我弟弟想要賣高品質的單車。我們都覺得天母的水平高,生活步調也很優閒,而且這邊環境後有山、前有體院跟公園,是最適合開店的地方。」

年輕的兄弟倆很喜歡運動,週末常常在陽明山跟車友或他們的客人一起騎車,有時還會在外縣市舉辦大型的活動。客人買完車後常常來店裡跟他們一起分享騎車心得,車子有什麼問題他們也會熱心的服務到底。王子爵從國中開始半工半讀,對於機械、車床的技術甚為了解,加上本身就很喜歡騎車,因此開了這家店。而原本從事貿易工作的哥哥王泰傑也因為對運動的熱情,在今年1月加入二輪檔單車休閒館。他們說,在這開店要懂很多東西,「天母人什麼都要很好的,而且有時後懂得比你多,所以不用功不行。」王泰傑開玩笑說道。


Mini Ho何盛長在士東路專修Mini已經15年

和生根25年的長宏輪業比起來,二輪黨還只是小朋友,即使和隔壁15年歷史的迷你車Mini Ho何盛長比來,年齡也差一大截。Mini Ho是台北僅存幾間古董迷你車的修車店之一,何盛長獨沽一味,就是和英國奧斯丁迷你結緣,修了一輩子的迷你車,也和獨沽一味的車主結成了莫逆之緣。

遠近許多迷你車主車迷都會來找何盛長,聊天聊地聊迷你,Mini Ho的門口總是停了幾輛迷你車,讓人眼睛一亮,獨一無二、古典的造型和小巧的零件,讓重出江湖的新迷你瞠乎其後。這和天母的異國文化特色,合成一道街頭風景線。


總是帶著親切笑容的洪老師

文藝的根與苗
「文化就在巷弄間。」轉進德行東路巷弄裡,就會看到洪老師畫室。這間由畫家洪兆平、吳秀慧夫妻共同經營的畫室在1993年開幕。在這之前,文化大學畢業的洪兆平在天母的雄獅美術任課,不久後就在東山路、士東路一帶開了這間畫室。「當初要開畫室時經費不足,差點開不成;幸好學生的家長很支持我,每個人贊助我5千到1萬塊的器材費,才讓我開了這間畫室。」

洪兆平感念的說著,那些學生現在都讀大學、研究所了,很多都是美術系或是設計相關科系的。走進洪老師畫室,沒有白的刺眼的牆壁,也沒有高級的課桌椅;只看見學生自由的在作畫,而洪老師在一旁總是面帶微笑,耐心的指導著他們。「你看他的身體怎麼沒有貼到?」「這樣就好了啦!」年紀小的學生調皮的說著。「你看,姐姐都在笑他沒穿衣服喔!」洪老師在接受我們訪問時,剛好在指導一個小男生做撕畫。


A-ni-gi Cafe親切的「二姐」黃怡芳

從大葉高島屋轉進士東路,不到3分鐘就可以看到A-ni-gi Cafe。A-ni-gi是客家話「二姊」,顧名思義,老闆娘黃怡芳就是家中的「二姊」。

她和先生都是老天母人,不過卻是在日本唸書時認識。他們的家就住在以前高峰百貨的樓上,而這家店也是從高峰百貨遷移過來的。黃怡芳曾經在咖啡廳打工,因此開始喜歡自己做料理、點心、泡咖啡,後來就與丈夫在士東路上開了他們的A-ni-gi Cafe。這裡做的都是養生的家常料理,許多店裡面的食材都是黃怡芳去鄉下老家拿回來的,不只有機,還非常乾淨。「怎樣煮給我的孩子吃,就怎樣煮給客人吃。」來這裡用餐可以感受到黃怡芳對料理的用心。「我們是結合社區的餐廳,所以附近鄰居、朋友有展覽都可以在這裏舉辦。」A-ni-gi Cafe曾經辦過小型畫展,也有社區手工藝教學的課程。


十方古文物蔡淙霖和他古色古香的店

玄門幫
原來在東山路山上的玄門藝文中心結束營業後,幾家古董店就乘著「落山風」搬到士東路地方法院以東,讓這原來人跡罕至的路段,點綴了幾分文藝的古意。 品賞、鴉片宮,和十方文物,都是玄門的「遺老」,最近還把原來在永康街,經營古董與美食的沅河靛「拐」過來。

「這裡就像是天母地區的一塊寶地。」十方古文物蔡淙霖先生一邊泡著生普洱茶說道。蔡淙霖的店在東山路上。當初他從玄門下來選在這裡落腳,一方面是因為方便停車,另一方面是因為怕玄門的老客人不好找。

老天母人的蔡淙霖先生很喜歡收藏玉器,因為本身具有寶石鑑定,以及社區大學、勞工職訓中心講師的資格,對於玉器的種類、歷史、圖樣都有豐富的知識,並為古玉器立書作傳。在他古色古香的店裡,不但可以欣賞許多從上古到明清的玉器,還可以聽蔡淙霖說每個玉器背後所代表的意義及典故,遨遊古今。

蔡淙霖說,20幾年前這裡幾乎沒有什麼商家,放眼望去是一片茭白筍田、保護區、住宅區。從玄門下來的幾個古董店家在這裡聚集,與這裡的居民結合,漸漸形成一個社區型的文化商圈。他說:「文化產業不需要很多人潮的地方,但需要創意。」


李品賞與她珍藏的官背心

「品賞」這名字,顧名思義就是品味欣賞,這名字取的真好,但殊不知這也是老闆李品賞小姐的名字。李品賞從事藝術行業多年,轉而收藏古董,是因為她從小就喜歡老東西。她對美的事物、藝術有很強烈的情感,她笑說:「我就是對老東西著迷!」她的店裡,有她收藏多年的刺繡、壁飾、精緻的古代的服飾、頭飾。她說,許多古董店賣的是仿古的傢俱、收藏品,雖然外表看起來是一樣的,但是其中的美學精神會在不斷地復刻中流失。她深深相信,「販賣古董,即販賣美學。」


鴉片宮的宮清卿與廖瓊玟是好朋友

看到鴉片,聯想到的是「癮」,古董也會讓人上癮。斗大的紅色招牌映入眼簾,鴉片宮就是這家店的名字。曾經在玄門待了13年的宮清卿小姐,就是一副大姊派頭,和好友廖瓊玟合夥開店,進入她們的店,到處可見紅色的蹤跡,她說她喜歡紅色,代表PASSION的感覺。

其實這裡不只給人一種PASSION,而是另一種高貴的氛圍。當初在玄門時就叫做鴉片宮了,宮清卿說鴉片從前是上流社會在使用的東西,取名叫鴉片宮,是希望這家店有上流文化沙龍的感覺,而販賣的古物當然以古代上流文物為主。「我喜歡佈置我的店,所以店裡的擺設常常換來換去。」仔細一看,一張古董桌,旁邊幾張古董椅子,後面還有屏風遮著;幾個人坐在那聊天喝茶,還真有貴族沙龍的感覺呢。

今年5月,宮清卿聽說好友賴秋雯因房東收回店面(永康街沅河靛),就介紹她來士東路。這裡車位多,好停車,租金還算合理,賴秋雯就帶著她的3隻玩具貴賓犬,和大批的古董家具、鍋碗瓢盆,來天母,過新生活。因為空間小,把一家古董餐廳變成一家餐廳加一家古董店(尚在準備中),一切重新來過。

天母沅河靛,6月15日開張,7月號在《天母合眾國》新開店被報導出來,立即就有許多老顧客聯絡賴秋雯,「怎麼搬家了,都不打聲招呼?」默默作生意,來自宜蘭羅東的賴秋雯人很低調,讓介紹人宮清卿著實著急了一陣,在天母容易停車的地方,會有生意嗎?

一個月過去了,沅河靛得到天母人的認同,應該可以活下來。一個大雷雨的午后,4點多了,午餐的客人才要結帳離開,但大雨留客,客人只好等,只見服務生遞了兩杯賴秋雯精心調製的果汁招待,讓客人安心坐到雨小再走。

很多人以為「沅河靛」是越式法國料理,其實「沅河」是賴秋雯紀念父親的名字而取的,「靛」是「店」的諧音,看起來比較不俗。「我們的菜好不好,由顧客決定,我們只有用心,用料實在,認真做事。」看來賴秋雯的態度符合天母人的脾胃。


香舍牛軋糖風趣的張慶祥與他的牛軋糖

緊鄰著沅河靛的是知名的手工牛軋糖,香舍。創辦人張慶祥先生原本是廣告人,剛開始因為興趣自己動手做牛軋糖,分送給親朋好友。沒想到備受好評,因此在士東路上開了這家小店。香舍牛軋糖所用的都是頂級的食材,濃濃的奶香配上進口的夏威夷果仁,甜而不膩的口感令人想一嚐再嚐,是味覺的最大的饗宴。

除了這些溫馨賓至如歸的店,也有另類經營的店,像在244號,看來吸引人的Minerva家具家飾,店中謝小姐表明不希望被報導,因為「我們只接受專業設計師的生意,並不希望一般人來。」謝小姐也告知,同一位經營者,以訂餐為主的「攝影棚」餐廳(252號2樓),也將停止營業,果不其然,再致電「攝影棚」時,只有「這個電話已暫停使用」的語音答詢。

後記
在介紹士東路之東的新興店家,我們只看到士東路南側雙號的店,因為北側是天母運動公園,這一片正在大興土木的巨大建築群,平地而起,這排街道已看不到陽明山了。這個耗資2百億元的開發案,和這些店好彷彿沒有關係,只有時進時出的工程車輛,呼嘯而過。體院校舍興建,破壞了地下水文,可能會讓這片天母低地帶來水患,像是天際的烏雲。

我們看到老天母人和新天母人在這裡開創出一片新天地,在房租高漲、經營成本不斷增加的壓力下,一些有文化氣息、創意精神的店,被擠壓到天母一隅,我們看到他們努力經營,奮戰不懈,希望再經營出一片事業。

如果這段士東路被這群有特色的店帶動起來,房東會不會再漲房租?答案是「肯定會的」,每一位店家的經營者都有這樣的隱憂。「還是先把生意作起來吧!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新來乍到的賴秋雯,對永康街近幾年來的房價、租金高漲心有餘悸,搬一個地方是萬不得已的,除了金錢,還有更多的是感情、精心的布置、老顧客,「我是逃來天母的,像把我的店當成灶腳的施寄青女士,還不知道我來天母了。」

除了洪老師是自己買的房子,開畫室授徒,其他的店家都有過「失根之痛」,但他們對未來都抱著信心,希能在這裡造街,讓社區和生意興旺起來。在這裡,沒有無謂的政治語言,只有樸實的創業精神。

讓我們向他們致敬。

那天下午,我們談造街
2007年7月2日下午,一群在士東之東開店的商家來到了士東路上的沅河靛法式餐坊。大家笑談著自己的開店經驗和對於未來的規劃,每個人臉上都掩不住興奮。十方古文物的蔡淙霖先生說:「這裡最大的優勢就是鬧中取靜,方便客人停車,且是個可以永續經營的地方。」

剛搬來的沅河靛賴秋雯曾經從事戶外廣告、造街活動,她回憶當時在東海大學對面的藝術街造街計畫,讓許多觀光客不遠千里迢迢從各地慕名而來。「我們也可以在這裡造街!只要家家戶戶在門口種花種樹,這裡也是個很吸引人的地方。」她興奮的說。鴉片宮廖瓊玟小姐看了《天母合眾國》七月號說道:「下次舉辦鄰舍節的時候,也可以在我們這條路上封街,讓天母人來這裡作客。」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