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一位天母西路的居民開玩笑說,他家附近店關的愈來愈多,現在晚上回家,都需要打手電筒了。市況之蕭條,他言笑間帶著心酸。現在看看在高島屋和新光三越之間的忠誠路,與兩大百貨業比鄰,算是黃金地段,最但近一樓店面紛紛掛出轉讓、招租的牌子,讓人不禁懷疑,難道連忠誠路都要開始吹熄燈號了嗎?

租金太高,是第一個反應。整個經濟大環境的不景氣,加上天母特色、吸引力逐漸流失,一樓店面的空屋潮,從中山北路七段、天母西路開始,忠誠路的空店面日增,很值得注意。

從忠誠路的蘭雅公園開始向北算,二段46號的天使房屋退租了,隔壁的服裝店也開始尋求轉讓。再往北一點,58號的朵內床單經過數月的清倉,已於8月15日正式告別天母。Guy Laroche(姬龍雪)清倉了好幾個月更引人注目,雖然店內工作人員表示是否遷移,有待公司通知,但是原本二層樓的店面只用一樓,態勢看來不妙。隔壁的Robyn Hung則貼出「頂讓」牌,工作人員萬小姐說的很坦白,租金太貴了,房東雖然同意降價,但怎麼算還是在幫房東打工,實在經營不下去。她說,姬龍雪和Robyn Hung店址以前是「台北神話」,全部只租25萬,現在單是她的店就要租3、40萬,只有房東賺到錢,老主顧再怎麼捧場,她也無以為繼。

走過士東路,原來的嘉裕西服因為房租沒談攏,往北搬到較小的店面營業已經半年,但是隔壁的NET遷走後,仍然空著。再遠一點的全家便利商店耕耘了8年,最近也決定異地再戰。

是這些店不會做生意,還是非戰之罪?房租太貴?到底店租多少才合理?

租金大人才知道

當然租金是最敏感的問題,看店的小姐多半以「大人才知道」這句話作答,房仲業者則會說自己支付的租金「合理」,但多次訪查後發現,同一區段的租金每坪從5000元到上萬元不等,差距很大。其中一位房東說,她租給住戶多年,很少有漲價的,她也知道她的租金比別人低7、8萬,但是,有錢就是要大家都賺,長期的客戶才是好客人。她也希望,她的孩子繼承家業後,還能秉持家訓。

不透明的租金,讓很多人都會「怪罪」是房仲業炒高行情。一位在地的房仲業者說,問題不一定在他們,有的房東不是合意的價錢,寧願不租。天母東路第一銀行原址閒置了1年,七段上原「天長地久」改建後從來沒租出去過,看起來房東都不急。還有些房東人在國外,對房屋是否出租,並不關心。
政府始終拿不出全盤的房屋政策,對空屋、空地不課稅,更使得稀有的房地產容易炒作,也是事實。其實,閒置的店面,不但容易造成環境髒亂,也會產生治安問題,對社區生活品質是很不利的。

法樂琪餐廳在天母已經十多年,老闆張振民也是天母居民,他提出一個房東和房客共榮的概念,相當於「包底抽成」的作法。即房東和房客議定一個房客正常營運下可負擔的租金,減輕營運的固定成本,讓房客去拼業績,營運上軌道或景氣好轉時,再依增加幅度加付房租,一切都在合約中載明,只要營業的房客財務都是清楚的,應該可以得到房東的信任。(他也承認這種作法通常在雙方都是公司組織時,因為理念、認知接近,比較容易做到。)

有人落寞搬遷,房仲業者馬上貼上紅條,向新客人招手,在鬰金香大樓旁,也有人在敲敲打打,準備在天母大展身手,忠誠路上正在上演市況流轉的大戲。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