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0日清晨4點半,藤直夫一如以往,開始【江戶銀】一天忙碌的工作,如同過去1萬多個日子,但今天是【江戶銀】在天母開業18年的最後一天,明天藤直夫就要退休了,沒有傳人,【江戶銀】走入天母的歷史。

清瞿有力的手,在一粒粒晶盈的越光米上撫摸著,像是撫慰著初戀的情人,時而輕柔,時而勁道實足,彷彿向每一米訴說久別重逢的故事。

水龍頭的水流著,起初的越光米泛起的牛奶般的洗米水,經過十多次的沖滌,米水漸漸呈現半透明的霧狀,把米放進篩漏中,將水瀝乾,6公斤的濕潤的米粒靜置15分鐘,等待一天的甦醒。

藤直夫還準備另一包3公斤的越光米,重複同樣神聖的儀式,把包在米袋多日的米粒一顆顆喚醒,每一個步驟都是準確、精密、細緻的,專注,簡潔而沒有一絲累贅。

6公斤的越光米開始露出潤澤飽滿的神態,是下鍋的時候了,加了足夠的過濾電解水,放入超大號的林內瓦斯飯鍋,藤直夫像是呵護著離別的情人,把6公斤的米送進鍋裡,同時再輕柔的撫平所有的米粒,讓他們平靜的等待飯鍋熱情的擁抱。等了5分鐘,藤直夫不時探望鍋裡的米,用他的小指頭最後一截,來探測水量,和米粒們吸水的飽和度,又添加了一些電解水,最後他輕輕的撫平了整鍋的米,蓋上鍋蓋,升火開煮。藤直夫看一看牆上的鐘,5點28分,微笑著在一本便條紙上寫著:6:26,58分鐘後,他會再和他的情人們見面。

 
後記 ---

洗米,這對許多人是件平淡到無聊的工作,但是看到藤直夫先生的洗米,大開眼界 --- 絕對是一門藝術。

藤直夫準備壽司米飯的工作,重來不讓別人參與,即使72歲,也沒有別人代勞,和他結褵多年一同開店的太太王雅惠女士,也是到前幾年才能幫忙切壽司,他總是一個人在清晨4、5點開始準備當天用的壽司飯,靜靜的,不容任何人打擾。

好廚師是藝術家,藝術家都有些外人不能理解的怪癖。看到藤直夫先生的洗米過程,恍然大悟,原來米粒不是一群沒有生命的澱粉顆粒,到藤直夫先生的手裡,它們化成一粒粒白色的精靈,糾結一起,像是藤直夫的情人。我相信,如果讓他太太看到他和這些米粒之間的「親密關係」,一定會非常、非常忌妒的。

洗米的過程,可以用「情慾交織」來形容,在拍攝過程中,我有好幾次從觀景窗看著藤直夫的手和米粒之間的纏綿、不捨,根本忘了按下快門,所以有些最「性感」的鏡頭都沒有拍到,希望這成為藤直先生永遠的秘密,報導者也應有所保留。

藤直夫先生從小在東京銀座的米店長大,從小就和米生活在一起,形成了獨特的「米戀」,我在天母吃了18年的【江戶銀】的壽司,直到最後一天才知道這個秘密。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