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母

聽見台北市研考會主任委員盛治仁說:「2009年聽障奧林匹克游泳錦標賽不會來天母了。」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年初郝龍斌市長信誓旦旦:「為了辦好聽障奧運,在天母運動場興建游泳池勢在必行!」天母人在8月11日動員了200多人,向世界聽障游泳錦標賽參賽國家隊伍、聽障奧林匹克委員會陳情,終於有了回應,我們的發聲,被國際組織認同,國際奧委會作了符合國際正義與奧運規章的決定。

憂的是,天母有多少開發案,都是黑箱作業,號稱「國家主人」的人民,都是「兵臨城下」才知道,再集結反對、抗爭,都是勞民傷財的內耗,何苦如此?難道沒有公共論壇空間讓大家一起來探討長遠的規劃?另一方面,天母人準備好了嗎,我們將來要何去何從?我們有共識嗎?

從都市發展的角度來看,過去5年間,舊美軍宿舍被賤賣改建豪宅,和北體違法開發天母運動公園,像一把巨鉗,將天母許多未來的可能性都扼殺了,再加上像蘭雅公園興建地下停車場,容積率不當轉移造成天母的天際線巨大改變。訪談立法委員丁守中、高建智,他們都對天母景觀的改變感到「看不下去了」,他們想幫天母的忙,但也無從著手,因為他們也不知道「天母人到底要什麼」。這是天母人該深刻檢討的時候了。

「江戶銀壽司屋」在天母18年,72歲的老闆藤直夫真的做不動了,10月20日休息了,許多人懷念他,藤直夫給天母留下的是他專注、執著、認真的精神,希望藤直夫的精神能給天母人、商店留下典範。天母人正缺乏這種精神,特別是我們的下一代,在相對優沃的生活條件下,少了拚搏奮鬥的勇氣,與堅持專業的毅力,隨著高齡社會到臨,有一天很多人都會做不動,需要休息,如何面對?天母人想清楚了嗎?

油價已高達每桶原油超過90美元,北歐國家前一陣子宣布,2020年以前,他們的經濟、民生將不再依賴石油,從幾年前,他們的稅制、社會福利、產業發展政策都已開始隨之調整。人類社會從數萬年開始用火以來,就建立了一個極度依賴能源的文明,如今即將告別石油世紀,台灣接下來呢?我們如果只是看到鼻尖上的物價上漲而已,這是「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的結果,一味追求眼前的「成長」,有一天我們會撞牆的。現在我們是否應該思考如何建立一個小而美的社區,在社區中實踐永續發展的理論與技術?

10月甫上任的區長張義芳建議,如果天母居民有一致的決議,可以專案提報,把中山北路七段114巷41弄口的老建中校長舍宿用地,改為社區內的小公園,不再像現在長滿荒煙蔓草的廢墟,許多居民知道這個消息後,都認為這是「民之所欲」,我們應該趕快集合天母人的力量來提出規畫案。未來還有天母白屋、無軌電車、天母香榭大道、天母森林公園、天母零中輟生、天母老人安養、天母社區商會、天母社區大學、天母文化中心……都等著我們去一步一步實現。

歡迎大家來參加11月17日的鄰舍節,一切的可能性,都來自大家彼此認識、交流。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