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永洋  文

一轉眼自己離開中學教書工作已經17年了,我成為教育界的逃兵,主要原因是嗓音壞了,那一年我毛遂自薦到天母的新潮文庫擔任主編,63歲時我全面退休。剩下的嗜好是看電影、畫展、音樂會、讀書,還有去榮總打不比賽的網球。
今年3月,「16街自助餐」的老闆曹健川告訴我,天母圖書館有日語班和中文讀書會,因為他熱心推薦,我便報名參加了日語班和讀書會。
日語班許新煌老師,今年76歲,彰化縣二水鄉二水村人。他的學歷是日據時代二水公學高等科畢業(相當於現在國二),但是聽了他的課,不得不嘆服他講課的認真、生動、幽默和多才多藝。
許老師教的是日本語基礎班,學生的年紀多半介於30歲到70歲,教課時他透過巧妙的教學藝術,怯除大家學習語言的心理壓力。他知道班上的學生來自不同的背景、工作職場,很多學生記憶力差了,可是許老師總是有耐心地鼓勵學生。
許老師上課時,一方面教日語、講文法,也穿插台灣諺語,介紹先人民情風俗、禮俗沿革、人物軼聞、趣聞,小至他生活種菜、修理電器、保健養生,大至他對歷史人物的月旦品評,都可以感受他的睿智和博學。
65歲他從台鐵退休時,以是台鐵台北調度總所主任,他以國二學歷通過一關一關的考試,高升到這個職位。許老師退休時,高鐵的工程行將開始,高鐵誠意徵召,日本赴上海著手新幹線(磁浮時速600公里)工程都想請他擔任顧問,但是2男2女都兼義工的子女卻建議父親去做不拿酬勞的志工。
因此許老師和另一半吳素蘭選擇陽明山國家公園擔任導覽志工,並已連續服務十年得到最高榮譽的「陽明山之友獎」。許老師夫婦擔任這項義工風雨無阻,和他在台鐵服務時一樣克盡厥職,夫婦倆人長期倡導推廣空手道防衛術。
許老師對台語鑽研甚深,編字典、整理諺語,開設台語班。後來學習日語的風習漸興,於是循眾要求,開設了日語班,如今他擔任的日語班簡直快超過他負荷的體力,許老師擔任這些工作全部免費。
許老師從松山區搭公車來上課,經常都比學生來得早,有時還替大家搬桌椅,天母市圖的日語班從1點到3點(A班);3點到5點(B班),中間休息10分鐘自己也不休息。老師站著上課,學生坐著聽課,除國定假日,全年無休,沒有寒暑假,比學生還認真。
許老師上課,侃侃而談、面無倦色,他的博愛代表戰前日本教育(學習德國學制)的徹底,許老師用日語不斷地吸收新知。從台鐵的最低層一直升至台鐵最高的職位,完全憑實力。而他在生活裡,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博通、歷練,則是天資加上毅力,現在滿街跑的博士碩士們,只要聽許老師上幾堂課,一定會心悅誠服的稱他一聲:「許老師,我受教了。」
學生好奇得問他說:「老師,為什麼要從松山大老遠坐車來士林教我們呢?」老師淡然的回答:「這樣松山的里長才不會以為我要競選里長啊。」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