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母,過年仍有許多不回家的人,每個人的背後都有一段不回家的故事。消防隊和警察過年時辛苦的留守在崗位上,替我們的生命財產安全把關。急診室混亂如戰場的生活,不是每個人都應付得來,尤其是過年的時候,大小病痛都往急診室跑。每到過年,許多人依然留在天母工作、無論是年輕人或日本人,他們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天母合眾國》希望大家在過年之餘,也能體會他們的辛苦。


 



要過好年,萬事先萬小心

過年的時候想泡溫泉嗎?天母行義路是著名的溫泉勝地,不過卻常有人在過年時泡溫泉昏倒,石牌分隊隊員表示,曾經一個過年連續好幾起泡溫泉死亡的案例,大部分都是中老年人比較多。「大過年的,要處理這樣的案件,我們也於心不忍。」因此他們也特別呼籲中老年人冬天時盡量不要泡溫泉。
每年年後,三玉宮都有繞境祈福的活動,在天母消防隊15年的陳永鴻表示,10年前,因為過年氣氛還很濃厚,大家都會跟著三玉宮的遶境車隊拜拜。一對老夫婦燒紙錢時忘記注意是否燒完,就去睡午覺,結果房子在一夕之間燒起來。剛開始一名郵差經過,看到一個亮亮的火點,以為有人在放鞭炮,不以為意,沒想到他送完信又再度經過的時候,整個房子都燒起來了,他趕緊打119給消防隊。天母消防隊派了兩部消防車到現場才將火勢撲滅,不過還是救不回夫婦倆。「這是我們平靜的天母很少發生的憾事,希望以後過年也不要再發生。」陳永鴻說。



這個過年,過的很緊張

這個過年,天母派出所過的很緊張。去年11月開始,忠誠路上搶案頻頻發生,從天母派出所到忠誠路二段,短短不到3公里的路程,就看到8位警察在路檢。天母的犯罪率自從去年底開始節節攀升,著實令人捏一把冷汗。也讓天母派出所所長林文周很傷腦筋,因為不只搶案,連竊案發生率也變高了。警員表示,從前天母的治安沒什麼問題,一直到年底,陸陸續續出現機車搶案。「現在我們都要站在搶案發生率高的路口,每天輪三班,巡邏和路檢,一班3小時。」換句話說,天母派出所的員警一天要在外面9個小時。因為景氣不佳,犯罪率自然變高;而天母一帶又有許多高級住宅區,因此成為不肖份子的目標。要過年了,林文周提醒天母居民,走在路上時要看緊自己的皮包,不要將他被在外面,讓歹徒容易行搶。



除夕夜,溫馨加菜

「雖然除夕夜不能和家人團聚,但是有這些同甘共苦的兄弟一起過也不錯。」這是天母消防隊隊長楊秉岳說的。天母消防隊的隊員們感情很好,每次到了過年,以前的隊員還會從家鄉寄名產到天母來,讓他們很感動。平常為消防局及警察局煮飯的阿姨們會事先準備「特別加菜」,火鍋、滷豬腳、白斬雞,慰勞平常三菜一湯的辛苦同仁。天母消防隊除了阿姨的加菜外,還會到餐廳外帶年菜,之前還有隊員提前從自己的家鄉屏東,帶來了萬巒豬腳、溪湖羊肉爐,也有人從嘉義帶了一隻大火雞來和大家分享,說到嘉義的大火雞,隊員們個個笑得合不攏嘴,好像很過癮的樣子。蘭雅派出所在除夕夜時還曾收到民眾溫情的「加菜」,「附近的鄰里長,覺得我們過年要執勤很辛苦,所以就拿一些自己做的菜給我們吃。」所長羅宗賢笑著說。這樣貼心的舉動,的確讓隊員們接下來的幾天都充滿幹勁。

   


別人吃太好來掛急診,我們吃便當上班
   
    「急診室是個很有挑戰性的地方,我們每天都在打戰,尤其過年這段期間,就好比『最後的戰役』,每個醫護人員都非常謹慎。」在榮總急診室4年的黃明堃醫師說,過年病患到急診室時,醫生都會非常仔細的為他們檢查、詢問,為的是讓他們不用再來醫院一趟。「有些病人還因此嫌我們嘮叨,我也只能苦笑說難道你還想再見到我嗎?」

    就是因為小診所歇業,所以無論什麼大小毛病,大家全都來急診室報到。周秀玲說最常見的病例就是吃壞肚子,其他如被魚翅哽到、便秘、眼睛痛……等,全都跑來急診室就醫。黃明堃笑著說,看著他們因為年夜飯而吃壞肚子,自己卻只能在醫院啃便當,不禁有種羨慕的感覺。

    從剛畢業到結婚、為人母,周秀玲當了7年的急診室護士,她有感而發的說,這是個非常需要家人體諒及支持的工作。還好先生是醫師,對於她的工作比較能體諒,他們的小孩也很幸運可以讓外婆照顧,因此她才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工作。 而黃明堃還是單身,在急診室奔波勞碌的他,過年無法和家人過,他說家人習慣了,唯一一次覺得可惜的是在前幾年,有個疑似流行性腦膜炎的病患來掛號,全醫院的人都要自行在家隔離2天,因此,他好不容易得到的2天年假就這樣泡湯了。
   
急診室大小事不斷,兩人感觸最深的,還是「喜歡泡醫院的長青族」。過年期間,許多旅居國外的華人﹝中老年人居多﹞會到榮總看病,檢查東、檢查西,還會要求住院。「他們很可愛,住院的時候會在醫院會客,親朋好友還會帶一些瓜子零嘴來看他,把這裡當成自己家一樣。」

除此之外,過年的時候,常常有老榮民來看了病就不願意回去了,「他們有些從安養院來,有些是住在附近的獨居老人。沒有親人或朋友,我想,我們大概就是他們最親近的人吧!」如果有空閒的時候,醫護人員都盡量陪他們聊天,讓他們開心一點。其實,許多榮民來這邊尋求的不是醫療資源,而是一個「家」的感覺而已。
   



日本人在天母

中村滋典、和田融一及竹田勝弘都是在台灣工作的日本人。中村經營了在天母東路的日本料理──繁,和田曾是日航酒店派駐台灣老爺酒店的總料理長,目前在繁擔任料理長;竹田則是在大葉高島屋食品餐飲部擔任經理,三個人在台灣都超過了10年,但他們仍然秉持著日本人敬業的精神,臺灣人過年,他們繼續工作。

其實,他們都和天母有些淵源。中村第一次來台灣是1975年,那年他4歲,所以國小、國中都唸日僑小學,高中回到日本,他的童年算是半個天母人,而他去年也在天母開了日本料理店。和田在1989年到台灣老爺酒店工作,之後便開始周遊列國的生活,前前後後來了台灣三次,最後終於定下來。「我比較喜歡這裡。」他笑著說,他在台灣的時間都住天母,從中山北路7段、天玉街到現在的天母東路,他都住過,這裡等於是他第二個家。竹田在高島屋工作了10年,整整當了10年的天母人,已經比許多天母人的資歷還要深了。

即使在台灣那麼多年,他們依舊保有日本人的民族性,過日本的年﹝1月1日﹞。有空檔時他們會在元旦前夕飛回日本和家人團聚。不過,談到台灣的農曆年,他們都異口同聲的說「仕事中」﹝工作中﹞。

和田及竹田的家人都還在日本,因為工作繁忙,和家人見面的機會少之又少。兩人對過年這件事,似乎都有些感慨。而比較年輕的中村沒有這種問題,因為他娶的是台灣妻子,前幾年還會跟妻子回鄉下一起過農曆年,他發紅包﹝日本人是發白包﹞、守歲、吃年夜飯,這些習俗跟日本很像,讓他覺得很有親切感。

一個人的過年有什麼樣的境遇呢?竹田表示,其實大葉高島屋有很多日籍主管都一個人過年,前幾年除夕夜,大葉高島屋的前任經理還會邀請這些「單身」主管到他家聚餐,幾個寂寞的男人一邊吃著家常菜,一邊喝酒聊天,這樣渡過除夕夜。他還想起第一次在台灣過年的經驗,10年前,天母街上冷冷清清的,他也一個人冷冷清清的下班,就在這時「咻!」一聲,迎面飛來一枝沖炮差點穿破他的西裝,嚇得他之後過年都不敢在路上走。


過年需要哪些服務?

其實這些服務一般時間都有,只是過年期間家家戶戶更需要提防    

「舉家外出巡邏服務」
民眾只要打電話到派出所,向他們提供地址、詳細出遊的時間以及緊急聯絡電話,
派出所就會到附近設一個臨時巡邏袋,安排員警在附近巡邏,如果有什麼異狀會馬上通知。

「治安風水師防竊顧問」
各轄區單位安排接受訓練合格的警員,到民眾住家免費「看診」,從住宅周邊環境、門鎖、窗戶、照明設備等細微處,提供民眾防竊建議,降低被害風險。
參考網址:http://www.tcpd.gov.tw/all-tcpd.php

「存提款護鈔服務」
過年期間,需要大量存放或提領現金,可以向派出所登記存提款護鈔,當民眾提款或存款時,派出所會派兩名員警在旁維護其安全。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