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半世紀的台北

美國人何普(Charlie Hoppe)51年前是在台灣美軍協防司令部服役的海軍少尉情報官,時間只有18個月,但是他一直沒有忘記台灣。3月下旬,他回到闊別50年的台灣,他想在中山北路、天母、陽明山,找回年輕時的記憶,也帶回來一些老照片,和合眾國的讀者分享。

73歲的何普(Charlie Hoppe)去年決定和太太Arden到台灣來看看,並渡過他們的35週年結婚紀念。2008年2月28日,他們離開加州Camel的家,登上太平洋遊輪,經過夏威夷,3月21日抵達香港,25日搭飛機來到台北,28日再搭機經香港轉回洛杉磯,回到風景優美氣候怡人的Camel*。



台灣在何普73歲的生涯中,雖然只有18個月,但對當時這位當時22歲的美國海軍少尉軍官而言,這18個月是他第一次離家,確是難忘的經驗。太太Arden說,只要何普一聽到或看到Taiwan的消息,耳朵就會豎起來,眼睛就會亮起來。離開台灣50年,何普時常想念太平洋彼岸,遙遠的島國。

何普50年後再回到台北,他最興奮的是看到台灣的民主改革。適逢第12任總統選舉結束,這是50年前他完全不能想像的。1956年10月,他來到台北,當時的台北是一片平的,松山軍用機場是他第一眼的台北印象。他是情報官,每天的工作是看偵察機拍回的照片,自己也照相,用的是彩色的幻燈片,因而留下難得的一些60年代台北的彩色相片。他來台北前,把照片洗出來,送給接待他的歐漢平女士,因為歐漢平保存陽明山山仔后美軍眷舍,何普透過台北麗晶酒店找到歐漢平,讓她介紹現在的台北。



何普一到旅館,第一件事就是向旅館索取地圖,但是他完全失望了。現在的地圖上完全沒有50年前的影子,往昔他工作的美軍協防司令部,現在已經成了台北美術館,他居住過的日式房舍,現在已是海霸王餐廳。他問司機,哪裡還有三輪車,年輕的司機問他:「什麼是三輪車?」司機從來也沒看過。

天母在何普的印象中,是高級軍官的住所,他當時辦公室、宿舍在圓山一帶,跨過中山橋,就是一片田野,似乎文明都消失了,一直順著中山北路向北到天母,才有世外桃源,美軍艦隊司令、協防司令部的將軍們居住在現在美國學校的位置。他每次來天母,都是晉見高階長官。今天的天母看來和當年完全是兩個世界。現在保留下的「白屋」舊美軍宿舍,只是低階軍官的宿舍,對何普而言,沒有任何意義。


何普當年的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職員證

他到陽明山山仔后,看到遺留的美軍眷舍,才勾起他50年前的回憶。他真誠地希望台灣人能夠不要只管房地產開發、取悅中國人來台灣炒地皮,應該把這片僅存的美軍在台遺跡好好保存起來,台灣人不應該遺忘當年冷戰時期的歷史,保存當時象徵性的建築物,見證台灣的民主發展歷程。

何普回憶說,51年前他來台灣之前,在美國的宣傳是蔣介石國民政府都是好人,所以美國人要來台灣幫國民政府打共產黨,有很好的公關人員在幫蔣介石在美國宣傳,把他塑造成反共英雄。他到台灣一下飛機,就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如果街頭每個轉角,就有荷槍實彈的軍人站崗,大家生活在恐懼中,沒有民主化的象徵,美國人為什麼要幫這種人呢?」

當時的國民政府被共產黨打敗,退到台灣,大家都很窮、很悲哀,政府、軍隊的風紀與風氣都很差,而且時常可以發現國民政府人員對本地人的歧視。有一次,一位美軍水手酒醉駕車,撞到一位台灣婦人,何普負責處理,但負責車禍的國府警察卻一直推託,讓這案子辦不下去,美國水手逍遙法外,受害者家屬只好自認倒楣,這對年輕的何普有非常大的衝擊:為什麼犯了法的美國人可以被豁免,無辜的台灣人卻要承受不正義的待遇?這樣惡劣的印象,50年後何普記憶猶新。

看到台灣這幾年的族群融合、民主的表現,讓這位50年前失望離開台北的美國青年,找到了當年協防台灣的意義。何普很關心現在台灣社會還有沒有省籍的差異,經過50年的磨合,看來只有政客還有興趣討論省籍問題這樣老掉牙的事。何普也很高興看到美國總統大選有非洲後裔美國人歐巴馬角逐民主黨提名候選人,甚至有機會出線參選甚至當選,到了21世紀,很多疆界都應該消失。

*編註:Camel是Carmel-by-the-Sea的簡稱,是舊金山以南約200公里的一個海邊小鎮。1910建鎮,60%的居民都是藝術相關工作者,藝術氣息濃厚,人口只有4千人,鎮長大多數是藝家、作家、詩人、演員,著名的電影演員、導演克林伊斯威特也擔任過鎮長。這個小鎮每年吸引無數觀光客,有各種特色的店鋪,但幾乎沒有連鎖店。


何普和太太Arden,以及歐漢平在山仔后美軍眷舍前留影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