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女孩小時候答應她的爺爺,長大後要做一件讓世界變美麗的事。小女孩年紀大的時候,她買了花籽,一路走一路撒,後來她住的城鎮開滿了花,大家叫她「花婆婆」,這是繪本《花婆婆》的故事。

看看東京的綠化有章法,再看看我們住的地方,就在天母最美的欒樹大道——忠誠路上,一段48號到126號之間,最近紅磚道上的花台雜草叢生,長得比小孩子還要高,許多居民都向忠誠里里長曾坤來抱怨,說傍晚走過這裡,有如荒城,又醜又不衛生。

這些花台原本種的是欒樹,因為褐根病死亡,公燈處做過土壤殺菌、消毒處理,要等土壤檢不出殘留病菌後才可以復植。曾坤來平時也會去拔草,但是野草生長的速度永遠超過他拔草的速度,只好無奈的在這些花台立上告示牌。
 
雜草叢生的花台後面的店家,都是大企業,從忠誠路口開始,有:安泰銀行、郵局、台新銀行、寶來證券、永新鐘錶、大約翰寵物、FILA暢貨中心、新光保全、住商不動產等等。雜草長在他們店前,店家卻沒有反應。

公共空間的美綠化雖說是公燈處職掌,責無旁貸,但是店門口雜草叢生,真的可以視而不見嗎?如果花台整齊漂亮,誰受惠最多呢?一位居民說,大企業口口聲聲「企業責任」、「塑造企業文化」,恐怕只是一句口號!就算是時機歹歹,業務壓力大,花台的雜草也絕對可以算是「門前雪」,應該要顧的。企業可以認養花台,成為企業形象的一部分,例賣鐘錶的,把花台設計成植物花鐘,是不是很好的「活」廣告呢?
 
公燈處是照標準流程辦事,卻忘記它的職掌是市容,褐根病土壤復育時間長達一、二年,既然可以長草,足見不能復植欒樹不表示不可以綠化,任由雜草滋生,居民不能接受。

在居民反應下,7月中旬,里長曾坤來、市議員汪志冰、公燈處共同會勘,公燈處終於同意,8月底前要把忠誠路長雜草的花台種上草皮。原先提議種草花,公燈處表示,草花每3個月就要更新一次,費用太高,恐怕需要民間認養,比較可行。

忠誠路一段花台雜草叢生固然是比較極端的例子,但整個天母地區,肯主動維護自家門前綠化的店家也少得可憐。要做天母人生意的企業,有沒有願意當「花婆婆」的呢?

忠誠路二段上,茗荷服飾和21世紀房屋店前的花台都是店家自掏腰包,請造園公司設計維護的,是忠誠路上的好風景。


21世紀房屋的花台是日式流水配白鵝卵石,清涼恬靜,是向公燈處認養的。茗荷的設計則是生意盎然的小花園,花草不定時換新,總是很清爽,已經五、六年了。茗荷的蔡老闆頗有心得,她說,做美化,最重要的是自己看了開心,客人也會知道她用心經營,裡裡外外都不放過。



她還有一個「小人說」:雜草長多了,會犯小人,磁場也會不好。有人說這是迷信,但是想想,若是店家連門面都不愛惜,怎麼會真心對待客戶?費用方面,她說,只有第一次施工時花費較高,以後換花換草的費用,和房租等其他成本比起來,實在是小錢。曾經有過路客特別走進店裡謝謝她的用心。她不好意思的說,其實受到好處最多的,是我自己啊!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