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雅公園樹木傳捷報,有19棵樹木通過台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老樹保護標準。居民希望透過生態認定部分,爭取保留蘭雅公園,也特地舉辦畫我、寫我蘭雅公園比賽,讓小朋友畫出心中的蘭雅公園。

10月31日下午,文化局第四科王逸群率領測量樹木專案小組和生態認定專家到蘭雅公園勘查。測量樹木專家依參與會勘民眾代表列舉指出疑義的28棵樹木,進行測量樹木,確定有19棵樹超過15公尺,達到老樹標準。當樹木達到老樹標準時,在場的民眾歡聲鼓舞,拍手叫好笑說,這幾棵樹長的好,可以免於一死。

從生態認定  取得認同
另外,附近居民提出許多蘭雅公園生態對社區具有意義性指標的意見。當地民眾委託律師黃瑞明表示,蘭雅公園是台北市少數在灰色建築下有的綠色公園,附近老人家會到公園涼亭靜坐,若興建停車場居民的生活起居會受到影響。再者,蘭雅公園樹種眾多,例如有白千層、樟樹、小葉欖仁等等,公園內的鳥類有麻雀、綠繡眼、白頭翁、貓頭鷹和藍鵲,儼然形成了一個小生態。他也拿出2001年文獻雜誌有介紹蘭雅公園以形成社區網路,提供給文化局、樹委作為參考。

公園改建停車場  樹木原貌不在
雖然有19棵老樹通過標準,但是停車管理處蓋停車場的決心不變,停車管理處表示,他們可以先把老樹移走,等停車場建好再移回來。至於大家覺得公園地下興建停車場後,公園的樹木變的稀疏,這是督審時公園處建議樹不要種植太密,樹才有成長空間,並不是改建停車場樹木就長不好。不過停管處的意見馬上遭反駁,公園地下興建停車場後,樹木都發育不良是事實,就像大安森林公園地下也是興建停車場,停車場上面的樹都很小。土壤厚度就算有預留2公尺,重新種植在上面的樹不會有原有的密度和高度。

王逸群表示,測量樹高、樹圍後裁定,有11株老樹位於停車場開發區內,已經要求停管處再次評估;由於也牽涉環境測量結果,要送樹保委員會審議討論,到時候也會再邀請社區兩派居民到大會陳述意見,再決議樹木是否保留。

畫我、寫我蘭雅公園比賽
雖然已經有19棵樹木達到老樹保護標準,但是《台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是否真能保護老樹,還是個未知數。居民代表林秀娟發起「畫我蘭雅公園,寫我蘭雅公園」的美術及作文比賽,希望小朋友能夠表現珍稀或具生態、生物、地理及區域人文歷史、文化代表性之樹木,包括群體樹林、綠籬、蔓藤等,讓蘭雅公園成為當地居民的共同記憶,鄉土情懷的焦點。一個多月的比賽時間,圖畫作品超過100多件,但是作文卻只有少少的2件。

主辦單位特地邀請了3位天母當地美術老師評比,分別為雨農國小美術老師王明宏、一號畫工場老師張麗梅、呂美燕。在100多件的作品要排列前3名實在不容易,小朋友在公園裡奔馳、打籃球,坐在樹下乘涼,與大樹相輔相成,形成一幅幅美麗的景致。在評比過程裡,老師仔細的看每件作品,最在意的是小朋友有沒有把自己與蘭雅公園的情感畫進畫裡頭。低年級的作品受到老師們的肯定,最可以把自己的感情畫在裡面;越大的作品越是侷限在一定的規格,有很多作品如出一轍、有些小朋友的作品則是太工匠,雖然畫得很好,可惜沒有自己的想法。

國小組特優獎低年級雨聲國小二年級黃英程的作品,獲得評審老師讚賞,他們共同表示,林漢慶的畫有獨道的風格,除了畫樹的手法特別,也特地畫樹根,延伸在土壤裡,象徵蘭雅公園樹木紮根,符合主題;小朋友在公園嬉戲的景象,就像置身在公園裡,看得見小朋友對公園濃厚的感情。

畫圖得獎名單


特優獎/雨聲國小二年級黃英程


特優獎/三玉國小五年級鄧子寧


特優獎/天母國中三年級林漢慶


國中組:特優獎/天母國中三年級林漢慶,優等獎/天母國中一年級沈佳靜、天母國中二年級林在宥;國小低年級組:特優獎/雨聲國小二年級黃英程,優等獎/士東國小三年級張哲綱、雨聲國小二年級游千霈;國小中、高年級組:特優獎/三玉國小五年級鄧子寧,優等獎/三玉國小五年級張舒評、芝山國小五年級林睿軒
作文得獎名單
國小組:特優獎/重缺,優等獎/芝山國小五年級林睿軒、三玉國小三年級王守敏

台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能夠保護樹木嗎?
蘭雅公園周邊居民以蘭雅公園樹木已達到《台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的標準,向台北市文化局申請樹木保護的列管,經過「樹木保護委員會」的認定,測量了27棵樹木,有19棵樹木被認定為「受保護樹木」,讓台北市交通局停車場管理處的工程受到阻力,按停管處去年所做的報告,在蘭雅公園的樹木,「一棵都沒有」達到樹木保護的標準。認定的結果顯然駁斥了停管處去年的測量,居民認為,如果停管處去年的測量是真的,那麼蘭雅公園的樹長得夠快,明年恐怕其他的樹也能長到15公尺,都應該受保護;若是停管處去年測量結果造假,就有涉嫌偽造公文書,應該移送法辦。

仔細閱讀《台北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不難發現這項條例其實並不能保護樹木,相對的,還可以讓有心人士「合法砍樹」。因為第二條臚列了4項受保護樹木的度量標準:1) 樹直徑0.8公尺以上,2) 樹胸圍2.5公尺以上,3) 樹高15公尺以上,4) 樹齡50年以上。以台灣亞熱帶氣候,樹木的年輪不清楚,無法用年輪來判定樹齡,所以樹齡可以各說各話。至於樹高、直徑、胸圍,也有許多技術上的問題,柯羅莎強颱過後,許多樹倒、樹枝折斷,會讓一些樹「矮」了幾公分或幾公尺,就無法被列管保護;有些樹長得快,用不著幾年就可以達到這些尺寸標準,容易被保護,而許多「長得慢」、「長不高」、「長不粗」的樹木, 就難以被保護,是否它們就「該死」?這種從量標準,很難讓人信服。

有這樣的標準、條例,更可能造成某些人趕在樹木未達標準前,或被樹保委員會認定前,「合法砍樹」,如果大量如此泡製,那麼台北就會因樹保條例而造成樹木斷層,反而成為謀殺樹木條例。真不曉得2003年修訂這項條例的人在想什麼。

主管機關文化局,應負責樹木普查工作,但4年來普查了多少棵樹?而在申請受保護樹木的認定,行政程序繁複,曠日廢時,若非蘭雅公園案有台灣最強的義務律師陣容,根本不可能保住這19棵樹。

如果台北市政府有心護樹,就該立即重新修訂這個條例,否則就讓這個「口是心非」的樹保條例繼續丟人現眼下去吧,倒楣的不只是樹木,而是缺氧、缺新鮮空氣,缺水土保持的人類。


(附件)蘭雅公園老樹標示圖


(附件圖說)老樹掛牌慢慢等
蘭雅公園的老樹要等掛牌還要等多久呢?文化局表示,現在文化局大約規管1500棵老樹(未包含蘭雅公園19棵老樹),目前委託公園路燈管理處進行,明年起才會開始掛牌(先從公有土地上的老樹掛牌),但是由於經費有限,一年大約只能掛400棵。天母居眾要知道蘭雅公園哪棵樹是老樹,文化局樹勘時在樹幹上濆朱紅色油漆標記,民眾只能到蘭雅公園一棵一棵慢慢找囉!

發現老樹怎麼辦
這次蘭雅公園的老樹,若不是因民眾反對興建停車場而發起護樹活動,也不會發現有老樹藏匿在公園裡。文化局相關單位沒有做到普查老樹工作,只能靠居民自行發現合乎老樹的標準樹木,撥打電話向文化局樹委會提報。文化局第四科電話/2345-1556轉2564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