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就要到了,當然每一位母親在子女心中都有她獨特的地位,不可能以幾篇短文呈現天母媽媽們的圖像,但是我們試著從天母阿嬤、嬰兒潮代的母親們、星媽、開創人生第二春的媽媽的角度摩寫,或許能激發孺慕之情和對母親角色的思考。

 

天母阿嬤羅免

羅免是天母最資深的母親之一,民國6年出生的她,今年已經91歲,家住三角埔,是天母里第3鄰鄰長羅正安的母親。她身材中等,滿頭銀白頭髮梳理的清清爽爽,九十多歲依然耳聰目明,只要戴上老花眼鏡,可以細細辨認《合眾國》雜誌上老照片裡的人物,講起話來很有條理,也可以自如的在家附近行走,如果在院子裡蒔花弄草,她的精神更好。

但是羅免的時代是不同的時代。

她的老家在士東路,本姓賴,生下來沒多久就被羅家抱過來當童養媳。(她的姐姐也是送給人家當童養媳。家中只留男丁。)她是沒有「娘家」可回的。但是養父母對她很好,把她當做親生女兒養。最特別的是,她可是日據時代少數能進學校唸書的人。她10歲去唸小學,她說,為了讓她認路,爸爸帶著她走了好幾個禮拜,確定她認路了,才讓她一個人去上學。一路上都是水田。

當然是走路去的,羅老太太說,要走好遠,她要從家裡一直走到士林公學校(即現在的士林國小,那時候附近唯一的學校),離她最近的同學住在三玉宮附近,上學有什麼好玩的?她不記得了,只記得是一路踢石頭一路走到學校去。




羅免到天祥玩,擺起「托搭天王」的pose,
這張照片是兒子羅安的傑作,她身上的旗袍是自己做的



學校
8點上課,她總是5點半起床,才來得及。一到三年級讀半天,放學走到家,早就是下午1點以後的事了。四年級以後唸全天,要帶便當,如果家裡有肉,爸媽媽一定也會給她帶,詳細內容她不太記得,只說都是冷的。

她記得最清楚的是,她是當年玉潮坑(中山北路七段190巷舊名)唯一讀書的女生,而且讀到小學畢業。直到她讀四年級時,這地區才有別的女生去上學。羅老太太的兒子羅正安還說,他小時候看過媽媽的成績單,除了有一科得「乙」外,其他科目通通都是「甲」。媽媽還自己學會裁縫,連旗袍都會做。

羅免成親後,生子、下田幫忙、持家務,一路就這樣走過來的。問她約會時去哪裡,她拿起書遮住臉,說,那時候哪有這些,這些事情都是大人決定的,當時也有很多人夫妻感情不好,就看自己的命了。

草山水道今年75歲,水管路開挖的時候,羅老太太正好唸小學,她說,那時候到處挖來挖去,路變的很窄,走路上學很不方便。日本人還找居民派「公工」,每一家都要出男丁做工,羅家也不例外,那是強制性的,事實上也有天母子弟因建水道而喪命。


家中保留的照片不多,羅免和媳婦、孫子們,攝於天母公園,約三十年前



羅免和兒子去野柳玩

 

 

羅免和唯一的孩子羅正安、媳婦和三個孫子同住。她年輕的時代沒有「母親節」,問他們家現在有沒有過母親節的習慣,羅正安說,「我們這個家沒有過母親節的,因為天天都是母親節。」天下父母心,什麼禮物都比不上兒女在身邊孝親的快樂。看看羅免老太太知足的樣子,她一定也是這樣想的。 

 


羅免每天從早到晚,都得到兒子、媳婦相伴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