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拿了天母人的Cheese?

1998年,Spencer Johnson博士出版了《Who Moved My Cheese? 》(中譯:誰搬走了我的乳酪?)曾經轟動一時,其實就是成語「洞燭先機,防微杜漸」,只是引用了寓言故事的方法,來闡述如何發現、因應、管理各種細微的變化,才能讓自己的人生、事業免於危機。

在天母,不論是生活或做生意,都應該再拿出這本泛黃的小冊子讀一下,寓言中兩隻每天有cheese吃的老鼠的故事(今年恰好是鼠年),不正發生在天母?鳥瞰天母運動公園,形狀真的好像一片cheese,現在又被挖得一個洞一個洞的,更像天母人的cheese,被人一塊塊拿走。

當北體剛動工時,沒有人注意,也沒有人反對,一切都在有心人的計算中,一點點把Cheese拿走,等到現在有店家因為停車場沒了,顧客也沒了,生意當然完蛋,哭也來不及了。根據本刊的調查,70%的人根本不知道天母運動公園發生了什麼事,還以為每天都會有顧客上門,這樣的店東,無法洞燭先機,自然會成為一無所有的輸家。

大多數人以為,我只要奉公守法,努力工作,就能賺錢;這樣的論調好像是大多數人的信仰,他們忘了,就算自己規規矩矩開車,也會有人逆向開車撞過來。也有些人以為,我都簽名聯署抗議了,為什麼什麼事都沒有改變,那些主事者搞什麼;這些人可能命太好,什麼都有人幫他做,還以為cheese自己會回來。這都是典型等著被人拿走cheese的人。

《天母合眾國》創刊以來,每一期都報導天母運動公園案的進度,許多人不了解,還猜測我們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目的。我們的目的很簡單:1)記錄這段時間的事,2)提出「我們的cheese被人拿走了」預警。稍留意一下,天母東、西路的地下停車場地面廣場,從今年開始已經逐漸成了攤販固定設攤的點,又一個開放空間的cheese被拿走了。

即將卸任台北美國商會執行長魏理庭就說,天母的未來在於留住好的人才,有人才,才有未來。如果天母連一家電影院也沒了,又沒有文化活動,外人羨慕的開放空間與綠地也沒了,哪會有什麼人才願意住天母?

從自然環境來看,舊美軍眷舍完全消失,原來的天母不見了;天母運動公園、磺溪堤岸一段段消失,天母人的共同記憶快速被消滅。在經濟環境上,因為台灣厲行鎖國政策,對內玩民粹,急速和國際脫軌,不再有優勢,天母人首當其衝,美軍、外商、外資在30年中陸續撤離,順勢帶走了一批批國際化程度較高的人才,「天母是異國風情的社區」好像建商的廣告台詞,根本已經不存在了。

在歷史上,像天母這樣的新興社區由盛而衰,最後崩解的不計其數,現在的天母像是處處得了惡性腫瘤,又在進行器官移植的人,最需要的是信心與希望。《天母合眾國》的創刊,並不是因為天母商機好,跳進來賺一票就走,而是看到了天母的危難,當一個吹警笛的小孩。從2007年的發展看來,我們既不是「狼來了」,嚇自己嚇別人,也不是「唱衰天母」,而是理性、冷靜面對這一切變局,一定要有一群人仔細思考共同的未來,不是靠政客、首富,而是靠今天我們這群住在天母的人共同的信念:讓我們在一起,共同面對、解決橫在眼前的問題。我們沒有悲觀喪氣的權利,因為這一切都是我們的責任。

以開放的態度迎接2008年

正如住天母20多年劉忠繼說的,天母人是最開放,最接納外來的人、事、物的,我們要以開放的胸襟迎接2008年,這一年無論是國際上,台灣,兩岸關係,或是天母,政治、經濟、社會都是關鍵的一年,好好把握吧,我們已經沒有什麼cheese可被拿走了。請大家不能再冷漠了,1月12日投票日,不論你的政治信仰,支持什麼黨派、候選人,都應該投票,表達你的意見,這是天母2008走向公民社會的第一步。投完票還是可以打電話給總統、市長、立委、議員,告訴他們人民要他們做什麼,即使你的票沒投給他,你也有這樣的權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anmu2009 的頭像
tianmu2009

天母合眾國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