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美軍協防台灣時期,因緣際會,中山北路六段逐漸形成供應美軍和軍眷生活必需品的生活圈,美式食品雜貨、家具、家用品、音響組裝,乃至游泳池清潔保養,都在這裡,並且以家具最多,形成了一條古(古董)洋(西式家具)夾陳的家具街。
六段家具街現在雖然不如以前熱門,但依舊是天母地區特殊的風景。SOGO百貨即將進駐,六段未來會如何發展?不妨現在先來逛逛六段家具街。


中山北路六段舊稱蘭雅,在許多人的記憶裡,這裡是天母最早開發的地區,天母最早的小學士東國小在這裡,天母許多老地主也出身於此,由此可見。老一輩的人都說,當時的蘭雅比起在山上的天母(中山北路七段)熱鬧多了。

美軍協防台灣時期,現在的美國學校是當時的美軍宿舍,六段占地利之便,成了美國文化的聚集地,現在可見到的,六段上至少有30多家家具店。有些老店依舊默默的開著,他們懷念當時六段美好的光景;也有新進的店,他們對這裏充滿希望和期待。


土生土長的天母人吳俊傑關心天母的未來

向上海老師傅學手藝

珍萬國家具的老闆吳俊傑看到《天母合眾國》4月號報導「天母老店G&G」,指著雜誌說,趙瑞徠坐的那張將軍椅是他們做的!珍萬國家具是天母有名的老家具店,從代製美軍軍眷家裡用的窗簾、沙發起家,在天母已經30多年了。吳俊傑的父親是第一代,在六段開了萬國家具工廠,後來吳俊傑和哥哥分別開了家具店。

吳俊傑說,美軍來台需要西式家具,當年士林有很多從上海來的師傅,原來就會做精緻的洋式家具,那些師傅就在士林區傳授精緻家具的作法,在業界很受尊敬和歡迎。他自己就是十幾歲起向上海師傅學會一身本領的,他也訓練出許多被稱為「士林幫」的師傅,至少有10個師傅都自己開店了。

吳俊傑家族世居天母,對時局非常敏感的他,很關心、也很擔心天母的未來。他認為,要振興天母商圈,商家必須自發性的舉辦活動,製造話題,吸引人潮。以白屋為例,他認為可以將白屋還原成美軍時代的樣子,所有的裝潢、家具皆以復古的美式家具為主,他可以提供台銀租賃這些家具,讓美軍的遺跡不要就此消失。

裕源陶瓷在士東國小附近,門外擺放著大花器,常年掛著「拍賣」的布條,在天母已經32年,不走進去,不知道裡面別有洞天,也有過風光歲月。

老闆Angel Su開玩笑說,「我靠美軍買了3棟房子!」她慶幸自己那時拿賺的錢買了房子,不然現在景氣那麼差,怎麼能撐得住。回想起美軍在台灣的那段期間,Angel Su做的大多是外國人的生意,也常常到美軍俱樂部去玩,認識很多外國人。(當時她的公公也在六段經營「源裕家具」,後來整個店跟著美軍一起搬到夏威夷去了。)


巴拉圭總統夫人(中)指定光顧,Angel Su(圖左)很得意

不過她最得意的,應該是5年前總統府的那通電話。Angel Su說,當時巴拉圭總理夫人來台訪問,總統府電話到她的店指明要找Angel Su,還要她趕快去化妝換裳,因為巴拉圭總理夫人指定要到她的店買陶瓷。不久,五、六輛黑頭車駛進中山北路六段,停在她的店門口,十幾名安全人員護送著總理夫人進店裡,場面之大可以想像。(配圖,舊合照圖)

老外他鄉變故鄉

「現在的蘭興公園以前是賣中古車的,富邦銀行是洗車的,還有現在的順成蛋糕,以前是宏鑫法國餐廳,很好吃……」對中山北路六段的流變如數家珍的,不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而是在這裡落腳24年的羅樹德(Shafqat R. Mian)。

羅樹德,巴基斯坦籍,說的一口帶有腔調但十分流利的國語。24年前,他因為想從事外交、學中文,而來台灣唸大學,順便幫叔叔照顧當時在天母開的波斯地毯店。當他還在唸台大工商管理系大四時,叔叔不幸出車禍過世,他才開始接手。


羅樹德已經是半個老天母人

羅樹德說,波斯地毯剛進天母時,只有美軍和外籍人士光顧,因為當時台灣家庭不習慣這種所謂的「洋玩意」。不過從1987年開始,台灣的經濟起飛,大家的口袋越來越深,有些人就開始用這個「洋玩意」去裝潢家裡,波斯地毯的名聲也越來越響亮。六段還有另一家地毯店,叫新月地毯,同樣是巴基斯坦人開的,在天母也將近25年,不過從前的經營者已經不在台灣,現由朋友的兒子林明陽(Mian R. Aktar)接手管理。


嚮往自由的安菲飛居然在天母定下來了


安菲飛(Faye Angevine)在1975年來到台灣,她對中國歷史和中文很有興趣,就決定來台灣學習,本來預計待一年,沒想到一待就是30幾年。喜愛古董的她,原先是單純的收藏者,常常和朋友在台灣各地到處收集古董,一年後,和朋友在中山北路六段開了白銀古董店,可能是天母現存最老的古董店。

美法混血的安菲飛,有著一頭俏麗的金髮和瓜子臉,高瘦的身材。她15歲時就立志環遊世界,她在滑雪場打工籌旅費,獨自飛到法國去找朋友,接著從非洲以搭便車的方式,經過歐洲10幾個國家到中東的伊朗。她曾經在伊斯坦堡賣過羊皮大衣,也曾經在各國的美國人俱樂部打工,嚮往自由的她,到最後終於在天母定下來了。她覺得天母和她的家鄉加州很像,有許多外國人,步調也比較悠閒。

六段家具街最盛的時候有有多少家古董店,已不可考。一位常在天母逛古董店的居民記得,在那個時代,來六段尋寶是一件樂事。就算買不起,碰到投緣的店家聽聽看看,也會受益很多,走出店時都會覺得多了些歷史感,得是一趟豐富的心靈之旅。那也是天母六段的黃金時代。


振樂堂老闆娘王愛麗總和客人光是聊西藏就可以聊一下午

振樂堂是一家轉型的古董店。開店18年以來,從專賣江南明式家具,到線條簡單的山西家具,後來因為大陸保護古蹟的政策,才將整個營業項目調整成藏傳文物。

振樂堂的老闆娘王愛麗親切而好客,她歡迎大家來振樂堂免費參觀藏傳文物。她也會不定期舉辦藏傳文物的展覽,希望大家對藏傳文物能有更深的了解。「不管外面再怎麼變,我們就是堅持老東西。」王愛麗說。

除了本地人經營的家具店之外,天母也吸引更多各式家具店進駐。例如曾經是全台灣最大宗的藤製家具連鎖店,丸十家具,已經成立40年,最盛時在全台各地開了17家分店,因為看好天母當時家具業的興盛,在這裡就開了3家分店。目前台北唯一的一家店就是在六段的店了。


劉玄竹自父親手裡接下丸十家具,將藤家具在台灣發揚光大

共生的革命情感

丸十的負責人劉玄竹表示,1970-90年是台灣藤加工業最鼎盛的時候,丸十家具就是在這時興起的。但是藤家具的親和力很大,卻不是主流家具,大家會覺得很好看,但真正要買家具的時候卻不會考慮它。劉玄竹就以他在國外看到的,在1985年,將印花布帶入藤製系列家具,讓原本看起來單調的藤家配上花樣繽紛的印花布料座墊,這也算是台灣首創,到現在依然魅力不減。

有趣的是,丸十家具第一次使用的印花布,是向安得利訂的。後來安得利也看好天母的消費環境,在離丸十不遠的地方,開有一家分店。

安得利的名字ANDARI是來自3位女主人的英文名字Anna、Danna、Rita前兩個字母。3位女老闆來自不同地方,但都為了家人定居台灣。Anna是平面設計師,來自香港,因為她的先生當時要在台灣開第一家麥當勞,所以跟著一起過來;Danna是中國人,是從德州回來的第二代移民,本來是建築師兼室內設計師,和家人在台灣開了Elan─香港知名的布料店;而Rita來自台灣,是蘇富比亞洲區的總經理,她的父親衣復恩曾任空軍副總司令,也是著名的美齡號機長。

當1986年安得利在台灣第一家店開幕時,接到的第一張訂單,就是當時的丸十家具。「丸十家具現在還是我們最大宗的客戶!」每次Rita講到這個故事都很開心。那時才剛開幕的安得利,在台灣的市場不大,多半都是外國人,能夠得到丸十家具的訂單,就像吃了一顆定心丸。Rita也常常到丸十家具和劉玄竹交換工作心得,即使現在六段不比從前,他們仍是攜手逆著風前行,彼此不僅是生意上的好朋友,也是對抗不景氣的革命好伙伴。


喻幼眉讓3,co成為國際品牌

六段新色彩

不可否認,許多家具名店都消失在六段的車塵間,如薇閣、加豐、綠的家具連鎖店,僑大家具也轉到巷內。但是後繼的春天家具、睡床專賣店、詩肯、組合家具店等仍是前仆後繼。他們不是初生之犢不畏虎,而是相信天母,對天母抱著期望。

從德行東西路口轉進六段,會發現蘭雅派出所旁邊有一棟特別的建築物,洗石子砌成的外觀,「3,co」的招牌令人不得其解,其實這是一家台灣自創品牌,行銷歐洲的生活陶瓷店。

老闆喻幼眉表示,3,co的3代表了設計、生產和行銷,這是塑造品牌形象的過程。她原來是陶瓷、餐具的代工貿易商,發覺台灣不能夠永遠只做代工,要用智慧賺錢,她開始尋找適合的台灣設計師,設計的風格很讓歐洲人喜歡。公司和展示間選在天母,則是因為天母是喻幼眉從小生活、最喜歡的地方。她說,儘管這裡的異國特色越來越少,天母的人文自然景觀依然得天獨厚,她希望這裡能夠越來越好。

如果說3,co是黑色與白色的基調,那Mysa肯定是彩色的基調。Mysa是瑞典藝術水晶專賣店,整間店以白色為底色,襯著各式各樣彩色繽紛的水晶玻璃,在燈光的魔術下,水晶玻璃的千變萬化令人目不暇給。

老闆黃趙年旺原本從事通訊業,認識一些北歐的客戶,每當年節,北歐的客戶都以水晶作贈禮,趙年旺也因此越來越喜歡水晶。退休後,趙年旺想拓展人生的第二事業,於是想到了瑞典、水晶、天母,Mysa就在趙年旺將這些想法以實際步驟串聯起來後誕生了。

至於為何要選在天母?趙年旺說,他知道天母的商圈越來越弱,但不可否認的,在台灣他偏偏還找不到一個可以擁有像天母這樣人文條件那麼特殊的地方。雖然眼前障礙很多,但他還是看得到遠方的曙光。

六段家具街,無論是老店還是新店,都對天母有著一樣的喜愛。看到這些繼續努力的店家,怎能不叫人感動呢!


 

全站熱搜

tianmu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